372
中文虚拟歌手和他们的商业化:模式与现状详解
资讯 2017-03-07 三文娱

2017年伊始,以“洛天依”为代表的Vsinger演唱会,首批SVIP席1280元门票三分钟内售罄。

从登上电视荧屏,到与时尚杂志合作,再到进行万人现场演出,2012年出道的“洛天依”缔造了很多个虚拟歌手的第一次。在逐渐为人所知的她以外,已有多个中文虚拟歌手存在。

371

上图,三文娱整理了比较知名的十余位中文虚拟歌手以及其引擎和背后的公司

在虚拟歌手们近年获得资本的支持后,开始进行商业化探索,从传统偶像的专辑、周边、演唱会、代言,到结合VR、AR等黑科技的游戏。

本篇,我们来一探中文虚拟歌手的发展情况,“经纪人—P主—粉丝”的文化以及已被探索的商业模式,作者:宛宛。

五年发展的PGC+UGC文化

从2011年雅马哈正式授权上海禾念代理VCP(VOCALOID CHINA Project)项目在中国地区的推广和运营到现在,虚拟歌手在中国已经发展了5个年头。

从单纯的歌声合成软件,到虚拟歌手形象,再到发展不只局限于音乐的虚拟偶像。中文虚拟歌手们稳步积累了PGC和UGC的优质内容,吸引了以二次元为基础的粉丝群体。从专辑周边到产品代言,从全息演唱会到湖南卫视春晚,他们最近一年也开始冲破次元壁,逐渐走到大众视野中来。

以二次元动漫形象示人的虚拟歌手最初火于日本,即将出道10周年的初音未来就是虚拟歌手届的“一姐”。而对标日本的虚拟歌手产业,国内一部分公司通过获得YAMAHA的V引擎授权,一部分公司通过自主研发,也打造了出一批有完善声库、进行推广运营的虚拟歌手。

 

中文虚拟歌手五大家族

“对于YAMAHA来说,VOCALOID就是一种歌声合成软件。”洛天依的运营负责人天矢禾念董事总经理曹璞如是说。

实际上,虚拟歌手,是指在电脑上用歌声合成软件制作,并赋予虚拟二次元形象的歌手,属于虚拟偶像中的一大类。通常歌声合成软件包括编辑器和音源库两部分。其中,根据使用的歌声合成软件(又称“引擎”)不同,中文虚拟歌手圈主要分为VOCALOID(V家)、UTAU(U家)、袅袅(袅家)、MUTA和Sharpkey五个家族。

【V家】

由YAMAHA集团发行的VOCALOID是最早进入国内推广的、知名度最高的歌声合成工具,也是目前技术最成熟的主流歌声合成软件。

2011年由上海禾念代理在国内运营后,先后发布了基于VOCALOID3的洛天依、言和、乐正绫等多位虚拟歌手。其中经过一些版权及运营人员的变动,目前包括洛天依、言和、乐正绫、乐正龙牙、墨清弦、徵羽摩柯六位虚拟歌手的虚拟艺人品牌Vsinger由天矢禾念娱乐集团运营。

372

*Vsinger六人组

其中洛天依是首个VOCALOID中文声库虚拟形象,也是目前国内知名度最高,推广最成熟的虚拟歌姬。她的声源来自国内知名CV山新,官方人设是软妹可爱天然呆的妹子,并且具有“读出人类内心的歌”的共鸣能力,目前已发布4张专辑、多场全息演唱会,并在2016年2月参加小年夜春晚和杨钰莹演唱《花儿纳吉》,在2016年12月31日参与湖南卫视跨年晚会,与另一位Vsinger乐正绫一同登台与马可献唱。上海禾念目前发展到B轮,由启明创投和B站投资。此前A轮由奥飞娱乐投资2000万元。

北京福托科技旗下的星尘是VOCALOID4版本的中文歌姬。

除此之外,还有一位名为战音lorra的VOCALOID歌姬,版权归属网易,但由于网易方的浚源工作室解散而项目停止,目前已由新工作室接手。

【U家】

U家主打引擎UTAU是一款由饴屋/菖蒲(あめや・あやめ)氏开发的免费的歌声合成软件,目前活跃的中文U家成员主要有夏语遥、JOAN、OSCAR等。主要由台湾的飞天胶囊“VOICEMITH”团队发布和运营。UTAU引擎的一大特点是可以自行录制音源库,所以在民间还有一些自制并共享声库的粉丝团体活跃。

【袅家】

袅袅是第一款中国人自主研发的歌声合成软件,由长春迪声软件有限公司开发,先后有余袅袅、琴歌、胖哆啦等数十位虚拟歌手。袅袅引擎原理与VOCALOID类似,输入中文(拼音或汉字),音调和音长,就可以利用歌手音源库中的声音合成歌声。但目前没有质量较高的声库支持。2016年4月,长春迪声软件被MUTA引擎的开发公司厦门优他动漫收购,袅袅CEO现任优他动漫CTO。

【MUTA】

MUTA是厦门优他动漫科技有限公司开发的中文歌声合成软件,已发布歌姬嫣汐。MUTA通过采样中文的发音方式和原理,进行电脑模拟后合成声音。优他动漫此前获得B站和掌趣创享合计1000万元投资,并于2016年4月收购了第一款中国人自主研发的歌声合成软件袅袅。

【Sharpkey】

Sharpkey是由B站名为“boxstar”的开发者自主研发的新引擎,已发布歌姬幻晓伊。由于开发者比较保守,而且资源有限,外宣方面一直比较低调。

除了以上几个家族,值得一提的是原天津电视台开发过号称“中国第一虚拟明星”的东方栀子,因其形象造型与日本著名虚拟歌姬初音未来相似而备受争议,后被官方停止开发。目前,东方栀子由各栀子同人爱好者团体对其进行了二次创作,自发录制了UTAU版和袅袅版音源,并进行同人作品的创作。

373

*中文歌姬天团

“经纪人”运营商高投入为歌手填充内容

“虚拟歌手的灵魂就是UGC的文化、内容的积累和一起成长的过程。”被采访的“经纪人”们告诉我。

和真人歌手对标,运营商就是虚拟歌手们的经纪人,而一些UGC能力出众的粉丝,形成了一个独特的群体——P主。以歌声合成软件为基础,个性化成长的虚拟歌手们,有着“经纪人—P主—粉丝”的独特文化。

首先是像天矢禾念、优他动漫这样的运营/代理商,他们会为虚拟歌手进行人物设定,包括形象、年龄、性格、角色经历等,并选择二次元圈内知名的唱见、CV为虚拟歌手录制声音数据库。通常声库的制作成本比较复杂,包括付给声源的人工成本、录音棚的使用费、后期制作等费用。首先声源的人工成本不同,而声源的质量也直接影响了后续录音的成本,“有些一次过,有些声源经过几次测试,挑其中一些比较好的声线,之后会对他们进行一些声线的训练,每次都需要录音棚的成本。投入的成本大,相对声库的质量就会比较好,除了基础包,比如我们的虚拟歌手乐正龙牙,还录制了几个扩展音色。这些成本都是不同的。”曹璞女士这样告诉我。

374

*部分虚拟歌手及其声源

而不同的歌声合成软件,对声库的需求也不同。

比如VOCALOID引擎基于采样合成的原理,即说话人的采样经过处理成为声库的成分,优点是还原性较好,发音自然,音质良好。

而国产引擎MUTA通过采样声音的发音原理,进行电脑模拟后通过造音还原合成声音,在合成过程中提高了发音的自然度,试图解决中文咬字问题。虽然技术发展没有前者成熟,也已经有明显的优势体现出来。

“MUTA的声库最大不会超过200M,而VOCALOID和袅袅做好音源库要5-6G。所以如果不考虑声源的价格,MUTA声库的制作时间只要1-2个月,成本大概在10-20万;而VOCALOID的制作周期较长,可能需要一年,成本也要100-200万。”开发了MUTA引擎并推出虚拟歌姬“嫣汐”的优他动漫CEO邱志豪向三文娱透露。

在开发了声源后,通常运营商还会定期制作(调教)虚拟歌手的官方原创歌曲,进行发布和传播。

比如洛天依的《追光使者》、嫣汐的《醉》等。歌曲的制作成本相比声库,更难进行标准化的衡量。一首歌的成本包括最基础的作词、作曲、PV、后期,如果涉及之后的推广,还会有MV、CG等影像。部分成本比如词曲、PV等,可以通过内部人员制作降低成本,也可能因为已有的人脉和合作关系低价获得。

据三文娱了解,一首歌的成本通常在几万到几十万不等。

375

 

P主产出头部内容与经纪人合作

除开官方投入,虚拟歌手背后的另一个重要阵营就是P主(Producer,即音乐制作者),P主通过使用声库制作歌声+歌曲创作,就可以创作属于自己的虚拟歌手音乐,以同人的形式进行翻唱或者原创。

这种UGC的文化也是最初虚拟歌手初音未来等在niconico,在AB站等二次元圈子中火热的原因。

同时,UGC不仅是P主,而是以P主为核心的P主、画师、PV师、调教师等构成的创作者群体。他们会根据喜好选择不同歌声合成软件,在新引擎或者新声库出现后,也会进行测试,捧场,交流等,形成了稳定的虚拟歌手同人文化圈。

在虚拟歌手的粉丝圈中,P主往往会产生质量较高的头部作品,为自己和虚拟歌手增粉。

比如与天矢禾念保持良好关系的知名P主ilem,在B站有42万粉丝,他的原创调教洛天依、言和《普通的DISCO》仅在B站就有530万的点击量,14万条弹幕,前面提到的洛天依与杨钰莹在湖南卫视合唱的《花儿纳吉》也是他的作品。

另一位知名P主乌龟Sui创作的B站2016拜年祭单曲《九九八十一》点击量400万,13.6万条弹幕,多位知名唱见也都进行了翻唱。

和官方制作类似,P主歌曲的制作成本也不尽相同,其中不乏真爱粉会投入十几万、几十万的成本,但大多数成本较低。

“比如有些是P主好朋友们互相帮忙,这样就不需要金钱成本。”天矢禾念的曹璞女士这样告诉三文娱,“有些自己做一部分,委托他人做一部分,这样就会贵些。”

优质P主会和官方运营商有良好的互动和合作,比如天矢禾念会选择优质作品出专辑或者演唱会等,在跟P主协商后,购买使用权甚至买断版权。

“但购买版权会比较慎重,原创歌曲就像P主的亲生孩子,购买版权可能伤害P主的创作意欲。”

优他动漫也认为P主属于核心资源,公司内部会专门设置和P主进行维护和沟通的部门,酌情合作,甚至会签约一些知名P主。

“我们一方面为P主提供利益,一方面提供技术等方面的支持。”优他动漫CEO邱志豪表示。曹璞认为,“我们也扮演了一个推动UGC文化的平台,利用我们的平台给P主提供更多的机会,让更多人接受我们。”

为了鼓励P主的创作,近期B站和天矢禾念合作举办了“Vsinger创作征集大赛”,主要针对V家六位虚拟歌手进行原创音乐作品征集和歌手形象设定征集。主办方曹璞表示,“办活动最主要的想法是希望有更多的同人作品来丰富我们的V+圈子。希望不断的有好的作品出来。”

376

除了对P主的维护,经纪人们也着手针对普通粉丝进行运营和维护。比如天矢禾念将在近期进行Vsinger粉丝后援会的组建和会员招募,通过类似B站会员的答题测试筛选精准粉丝,便于后续更丰富的互动。

 

参考日本路线的传统变现方式

有了内容和粉丝的基础,中文虚拟歌手们也一直在进行着商业化发展。一方面尝试复制初音未来在日本的成功,一方面结合中国市场的实际情况进行着应变。

“日本的二次元市场是一个非常成熟的市场,接受度很高,而在中国,市场还处于成长阶段,成长阶段机会也更多。”

对标日本初音路线,专辑、周边等衍生品显然虚拟歌手们出道后变现的第一选择。洛天依、言和等都已有专辑发行,而嫣汐、乐正绫等的专辑也在筹备中。

随着名气的增加,虚拟歌手们也会在一些活动中出场,或者参与品牌代言。比如洛天依代言长安汽车,并进行了全息形象首秀。

另外虚拟歌手们也会结合高科技进行AR演出,或者全息演唱会。天矢禾念娱乐集团中就有专门负责CG、AR、全息技术和现场执行的团队,负责Vsinger演唱会的落地。

结合中国市场情况的新玩法

除此之外,虚拟歌手们也试图突破音乐的束缚,进行一些大胆的尝试。

曹璞透露,定档2017年6月的17日举办全息演唱会的Vsinger已经准备好了新玩法,会和多个品牌有合作,并会在演唱会前后公布。而被问到洛天依是否会和初音未来一样代言一款手机时,她表示,“如果有手机厂商,愿意组建研发团队,对二次元市场进行深入了解,和我们团队磨合共同研发一款可以融入UGC文化的手机产品,肯定会进行合作。”

377

*初音未来X红米

而邱志豪透露,他们在3月份即将小范围内测一款叫《星贩团》的手机APP,围绕嫣汐的IP,进行经纪人的养成游戏。用户可以选择不同主线,和她像人一样沟通,交流甚至恋爱。同时也会在平台内嵌黑科技,帮助用户进行快速随机生成UGC歌曲。

“这套系统也会和真人偶像的经纪公司合作,采样偶像,就像把他们的灵魂放进APP中,通过养成,给粉丝和偶像彼此唯一的感觉。”

目前真人偶像的变现方式有限,微博、贴吧、粉丝群等都是多对多的形式,很难进行沟通和感情维系。变现上也只能靠第三方发布渠道和制作节目版权费,不能直接从粉丝处获取利益。

“这套系统会给粉丝带来和明星一对一的体验,有一种陪伴偶像成长的感觉。如果自己制作的作品很火的话,也会影响自己偶像作品的产出。粉丝基数大,在创作时出爆款的几率也大,对于经纪公司和明星来说,也可以节约时间。”

同时,优他也与载音、喵塞克等二次元音游公司合作开发其他游戏。

做代言、做游戏,虚拟歌手正在突破次元壁走进粉丝的生活。但这不一定是现有粉丝群体想看到的情况。

虚拟歌手对于粉丝们来说究竟代表着什么?网易云音乐某V音乐评论区有这样一段话:只有真正孤独过的人才能体会到那种感受,不论你矫情还是愤怒、任性还是冷漠,她总是会默默守在那,等着用充满电流的嗓音安慰你、激励你。她不止是一个软件,而是凝聚了所有创作者情感的结晶。

中文虚拟歌手的发展,虚拟偶像的商业探索,以及虚拟歌手的偶像化会不会导致已有粉丝群的迁移,这些话题我们会持续关注。

◆END◆

……………………………………………………

三文娱

微信公号:hi3wyu

新文化,新娱乐,新内容

干货最多的动漫产业新媒体

qrcode_for_gh_a6f29518b82f_344

原创内容,未经同意,严禁转载。

三文娱已进驻今日头条、百度百家、一点资讯,网易,知乎,微博等,敬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