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

动画电影成本高风险大,欧洲厂商怎么做?

发布于 分类 资讯标签 三文娱

最近,在比利时的Anima电影节上,媒体参访了四位在今年的Cartoon Movie活动参展的制作人,分别谈论了在欧洲执导动画电影的快乐和困难。

他们分别是法国导演Arthur de Pins(著有动画电影Zombillenium)和Benjamin Renner(动画电影Ernest & Celestine、The Big Bad Fox)、来自意大利电影公司MAD Entertainment (动画电影The Art of Happiness、Cinderella the Cat及A Skeleton Story)的Ivan Cappiello和Carlo Stella。

Zombillenium是根据同名漫画小说改编的,这本小说也是出自Arthur de Pins之手,他辗转了法国三个不同的地方以及比利时才把这部电影完成。由于预算仅有约1340万欧元(约合1410万美元),这部电影采用电脑动画制作,但只有2D画面,因而看起来更像其漫画小说原著。电影里面有僵尸、吸血鬼和带纹身的女主角,包括了一些社会评论的元素。

The Big Bad Fox是一部面向低年龄段观众的2D手绘电影,同样也是根据一本漫画小说改编,最初构想是拍摄一部26分钟的电视节目,最终变成动画长片。动画电影Ernest & Celestine的预算资金为960万美元,而The Big Bad Fox却仅有250万欧元,因为其最初的概念仅为电视专题节目。

321

如果上述预算与美国动画电影相比只是九牛一毛,那么你会更为惊奇地发现,计划在今年上映的电脑动画电影Cinderella the Cat仅有130万欧元的预算。在该电影里,意大利制作公司MAD Entertainment还是能够基于这部经典的童话故事,描绘一段紧张、黑暗的科幻旅程。

 

应对限制

那么,欧洲制片人如何面对拍摄预算只有现代迪士尼大片1%的问题呢?Cinderella the Cat导演Cappiello表示:“我们以所拥有的预算为基础来讲述故事。”

制片人Stella补充说:“我们搭建了一座漂亮的房子。我们并不会制作那种最终将会倒下而且没有灵魂的摩天大楼。”

“(The Big Bad Fox的)绘图方式——我个人的绘图方式——是快节奏,” Renner说,这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这部电影的预算这么低。“我并不想花太多时间;我只是希望这部电影富于表现力,能够被观众理解。这就行了。我并不想要精美的画面。The Big Bad Fox的目的就是欢乐和喜剧。”

他补充指出:“我并不会因此感到自豪,不过有一段长约40秒的场景,是主角们被困在一个纸箱里了。我只是画了那个纸箱,以及里面的几双眼睛,这些眼睛在屏幕上移动。这期间没有背景,没有动画,但却是在描述一个非常复杂的场景;它们被搬上一辆卡车,搬到一架将要起飞的飞机上,等等。” Renner表示,尽管最初这样做是为了降低成本,但做出来的效果却是更加搞笑。

“这就是我们在法语中所说的System D”, de Pins解释说。“我们需要通过多种方式实现这点,但却没有太多钱。这很有趣;正因为如此,欧洲所制作的每一部电影都不一样。你可以看看The Red Turtle、 April and the Extraordinary World, Song of the Sea, Long Way North……他们都是完全不同的。我认为我们别无选择,只能发挥创造力。”

 

通过技术降低预算

MAD Entertainment曾经花了很多时间为商用CG软件开发额外的工具,以期达到他们标志性的风格。几年前,他们决定转用免费、开源的三维动画制作软件Blender。

“我们发现,这个社区非常庞大,而且非常慷慨,” Cappiello说。“与之前使用付费软件相比,他们更加愿意相互帮助和交流。”因此,这家电影公司也免费发布了他们开发的软件,使其他独立工作室也从中受益。

MAD Entertainment节省时间以及预算的其中一种方式是,使用动作捕捉技术(motion capture)。“Alessandro(其中一位导演)总会把场景都表演出啦,因此我们就想为什么不直接用3D把它做出来呢?” Cappiello说。“这样的话,我们把设计稿(layout)、布局(blocking)、分镜(storyboarding)和导演(directing)都压缩在一个阶段。”

但该公司很少照搬运动捕捉的成果,而是将其作为原始的布局程序,在此过程中动画绘制人员对一系列重要的动作进行挑选和调整,之后手工绘制过渡的部分。按这种办法,制作一段人物走路的场景就要花几个小时。

在Zombillenium,由于该电影发生在一个娱乐公园,因而多个场景都需要人群聚集。这部电影的制片人和CG设计师都跟de Pins说要大幅减少人群聚集的场景,但他以必要性为由予以拒绝。

322

他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用2D画面将人群画出来,之后将它们放在很远的位置,从而造成看起来外面街上有很多人的错觉。“这个办法成功了,因为这部电影看起来就是非常2D的,所以我们混合了2D和3D角色,”他说。“因此,大部分时间出现问题的时候,我们用2D来解决。”

 

小团队

对于欧洲动画电影的导演来说,亲自上阵并非什么罕见的事情。Big Bad Fox拍摄过程中很大一部分时间里,Renner都是在导出分镜图像以及为动画绘制人员准备文件,以便他们不会把层的数量搞错。

Renner很享受这种控制权。“我没有任何在电影制作公司的经验,不过我跟很多美国的导演交流过,他们说的都一样——他们只是制片公司的大机器中的一个齿轮。电影不是由导演发布的,而是由制作公司发布。”

MAD Entertainment的核心团队有大约15名成员。在制作The Art of Happiness的时候,他们此前都没有制作动画电影的经历。尽管学习制作动画电影的过程并不容易,但对该电影公司来说,这几乎是他们的唯一选择。

MAD Entertainment公司所有参与制作动画电影的成员都担当几种角色,有时候甚至多达八种。

“问题是,如果将生产线分解,最后会发现那些完成自己工作的人会无所事事。相反,我们尝试培养全面的艺术工作者,” Cappiello解释说。“可能并非所有人都乐意干所有事情,不过他们能够这样做,如果这部电影需要的话,他们也可以这样做。让电影保持低预算需要大量人性;你必须打造一个能够在压力下至少坚持2年的团队。”

 

非常规方式

“如果我必须再做一次的话,我认为我会呆在同一家制片公司并采用相同的制作方式,” de Pins思考说,“我们所获得的机会是有一个不错的预算——不需要太大,但可以让我们做我们想做的。因为这是一部非常小规模的制作,我们在选择怎么做以及展示什么内容方面有很大的自由度。”

在MAD Entertainment,动画绘制人员可以选择哪些镜头是最为满意的以及哪些角色是他们最想要绘制的。公司的导演只有到了制作结束的时候才会决定电影的结局,并且他们会咨询整个团队。“这并不是说结局的时候会改变很大,”

Cappiello澄清说,“但因为已经接触这些角色很长时间了,部分动画绘制员比我这位导演更了解它们。”

 

融资

对于大部分独立制作的电影,制片人需要从融资机构、私人投资者和广播商那里筹集资金——这是一个可能会持续几年、不确定的过程。Renner指出,让自己不顾这些不确定性而投身项目当中,是一个困难的决定,因为你不知道你在制作电影过程中会面对怎么样的状况。

“因此你迈出了第一步,”Renner说,“但你不知道前方是不是一条金色大道,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制作一部优秀的电影,或者电影会不会非常糟糕,因为你没有足够的钱,所以你必须牺牲一切,那么动画质量可能会非常糟糕,因为你不得不辗转全球多个不同的地方制作这部电影,而他们的工作风格不尽相同,当你拿到各个场景片段后,发现非常糟糕,但你没有时间去进行改变,因此你无论如何都必须予以接受……因此,想一想你将面对这一切,真是太可怕了。”

欧洲动画电影偶然也会出现因预算资金不足而在制作或者开发期间刹车的情况。“我们一直都非常幸运,不过我知道有很多导演也经历了这种问题,” de Pins说。“这是非常难以应对的,因为部分制作人员不得不等待(制作重启),当然一部分也会到其他地方找工作。”

 

卡通电影

Renner、 de Pins和MAD Entertainment本周将在Cartoon Movie活动发表讲话。“这些会面的方式是非常重要的,” MAD Entertainment的Stella说。“我认为每一次见面都能为项目带来帮助。我们也会参加‘标准的’电影节,例如柏林和维也纳,因为Cinderella the Cat是一部电影。它不仅是一部动画片,也是电影。”

尽管The Big Bad Fox已经充分融资了,不过Renner也谈到了在Cartoon Movie活动展示其项目的价值。“让行业里、圈子里的人知道这部电影,非常重要。”

 

赚回成本

很多欧洲的动画电影都不能赚回预算成本,不过这似乎并没有成为该行业发展的瓶颈。

“我认为理解这部电影是否成功并不只有一种方式,” Cappiello表示,“首先,文化并不是为了赚钱……它也能赚钱,但并不是一直都为了钱,或者并没有在合适的时间赚到钱。有很多电影被认为是受崇拜的电影,现在也在赚钱。”

不过,这个领域正在发生变化,因为接触观众的机会越来越多。“对我们而言,幸运的是,有很多分销产品的方式,” Stella表示。“电影现在拥有的第二生命也可能帮助观众习惯这些电影,了解这些电影。你必须投资几次。这不是一桩投资10元就能赚回10元的生意。”

根据MAD Entertainment的制片人,欧洲电影行业目前最需要的是押宝于动画电影的勇气。“你需要面对失败的勇气,” Cappiello说。“你不能总是让所有人高兴。不过你应该至少确保你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

“如果我们把皮克斯(Pixar)作为自己的目标,那就感觉太次了,” Renner补充表示。“我们不能制作一部完美的电影——好,即使我们可以,不过这也不会看起来像皮克斯的电影,在那种电影里你只会在屏幕上看到钱币符号——不过你会感觉到我们的做法也是可以成功的,因为导演能够表达一种特别的想法,可能展示某些日常不能看到的东西。”

本文采访来自CartoonBrew, 三文娱翻译分享给大家,译者文伟。

◆END◆

……………………………………………………

三文娱

微信公号:hi3wyu

新文化,新娱乐,新内容

干货最多的动漫产业新媒体

qrcode_for_gh_a6f29518b82f_344

原创内容,未经同意,严禁转载。

三文娱已进驻今日头条、百度百家、一点资讯,网易,知乎,微博等,敬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