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du-ime_2017-4-18_11-13-16
制作部解散后,吉卜力的遗传基因——手绘背景美术要如何存续?
日漫 2017-04-24 三文娱

文/三文娱(公众号:hi3wyu)

三文娱是ACG领域最具影响力的产业新媒体

访问三文娱网站3wyu.com查看产业必读文章

作者:K酱

最近播出的《全职高手》,其中采用的三渲二的场景表现手法,引起观众热议。而近年,历来以二维手绘动画著称的日本动画也开始了这项技术的尝试。如今,数码美术发展飞快,仅仅一个屏幕和一个数码笔就能替代无数的颜料和纸张。此前在三文娱的一篇日本动画百年回顾中,日本动画研究专家氷川龙介也提到,“3DCG技术正在改变日本Anime世界”。

e1-webp

而人们一定不会忘记,在吉卜力系列经典作品中,细腻生动的背景艺术。比如《龙猫》中盘根错节的神木上爬满青苔,《起风了》中风过千层浪的草原,还有《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中清晰可见的叶脉。而这都是通过人工手绘一笔一笔勾勒,并遵循一定轻重缓急的节奏描绘出来,处处体现着以吉卜力为代表的日本手绘背景美术工艺。

2014年,吉卜力工作室的制作部门解散后,制作人西村义明退社。2015年4月西村义明成立Studio Ponoc,制作延续吉卜力风格的动画作品;随后Studio Ponoc又和DWANGO、Khara联合出资成立专门的背景美术公司DehoGallery,旨在保持手绘背景的纯度。西村义明表示,希望通过DehoGallery将吉卜力的核心基因——背景美术留存下来。

然而,在数码化的冲击下,以吉卜力为代表的手绘背景美术还能存续多久呢?

根据日本背景美术专业论坛Haikeiland的统计,目前在日本现有的背景美术公司大大小小约有70家,而其中还在坚持手绘作画的仅有10家左右。每家背景公司每家平均招募1到3名的背景美术人员。

e2-webp e3-webp

而要想进入知名的背景公司,必须具备扎实的绘画功底。尤其是注重手绘背景的公司,入行门槛可能会更高。据圈内人士透露,“刚从美院毕业的学生,月薪在8万日元左右,而稳定后也顶多涨到13万的样子;更重要的是,每天工作10小时以上,屁股坐疼往往是家常便饭。”

 

一方面入行门槛高,工作强度大;另一方面,移动游戏行业的爆发也掘走了大批背景美术人才。再加上数码技术的冲击,致使一批坚持传统手绘的背景美术公司更加难以运营。手绘背景美术作为日本动画的一项特色技艺,似乎要陷入后继无人的窘境。本文,将基于一篇对前吉卜力工作室制作人西村义明的专访,探讨日本背景美术的现状与传承问题。

 

背景美术对动画画面的重要性

 

在日本动画制作中,背景美术的工作,是由负责统筹所有参与制作作品的各种职务的导演,直接委托给管理全体背景工作人员的美术监督,然后由背景工作人员在各自分配到的原画上画背景的一项制作流程。动画工作室Khara社长庵野秀明也曾表示,一部动画中,背景美术占画面的7成,是展现作品世界观极其重要的部分。日本漫画作者なつみん在新近连载的《辛苦了背景桑》中也说到“背景美术有着绿叶衬红花的作用”。

e4-webp

而对于纯手工技艺的背景美术,西村怀着一份与常人不一样的执着。看到高畑勋的《辉夜姬物语》获奥斯卡金像奖动画作品提名,西村暗下决心,“一定要将吉卜力的背景美术传承下来”。STUDIO PONOC 工作室目前正在制作的动画电影《玛丽与魔女之花》,其背景就全部由手绘完成。

 

数码技术冲击下的手绘背景美术

随着3DCG技术在日本动画的广泛运用,逐渐加快了数码背景美术发展的脚步。从最早的《青之6号》首次采用3DCG技术应用在机甲战斗场景中,到2014年的SF风动画《希德尼亚的骑士》。包括今年的4月新番中,《月色真美》也采用了3D背景的表现手法。在数码技术的冲击下,费时又费力的手绘背景美术似乎面临着被淘汰的危机。

e5-webp

前吉卜力工作室背景美术师刘雨轩曾接受媒体采访表示,从迎合市场角度来说,数码作画更容易让新人上手,效率也更高。手绘画错了很难修改,颜料盖一遍彩度就会降一层。“与其说是画背景的,在吉卜力里确实被认为和那些纯绘画职业一样,会从构图、光阴、概括省略、展现手法、笔触的干练到位,审美以及基本功的等各种体现衡量一张画。我们不会在乎前面的人物会遮挡多少,而是在完成监督意图和烘托人物的基础上,更好的去当成一张画作去完成。所以第一步开始就要考虑清楚,以保证最少限度的失误和重复。当然这就需要大量的时间去准备和摸索。”

而近年日本动画产能需求逐渐变高,每年产出的动画不胜枚举,无论是动画制作还是检查流程已经形成一套繁琐的固化规则。这个时候,减少制作时间至关重要。刘雨轩认为,可能终有一日数码作画会取代手绘技术,而背景美术会作为一种艺术的形态被留存下来。庵野秀明也说,目前动画制作所有环节都在数码化,这也是必然的潮流。“但是能把背景职人用纸和笔创造的世界保留下来,各种意义上都是好事。”

日本企业独资或日本人成立

手绘背景艺术的留存价值

说起坚持传统背景美术的理由,西村义明认为,其实数码技术和手绘技术本身没有优劣之分。“也并不是一味地执念于手绘的技法,如果有朝一日现在的数码背景能够超越手绘呈现的效果,当然就要借助数码技术了,然而单从剧场版动画的背景描绘上,数码技术还不够火候。”

西村提到曾参与《龙猫》、《幽灵公主》美术设计的日本知名插画师男鹿和雄的一次创作经历。“男鹿有次在画背景的时候,不小心笔一滑沁到了画纸的一角,硬着头皮拿给宫崎监督看的时候,宫崎兴奋地指着画纸的边角说道‘这里很有意思!’之后还被称赞了好多次。无心插柳柳成荫,作画时的疏漏反而成了亮点。

西村指出,利用数码技术和CG技术制成的作品,往往是“意识的产物”。制作人的目的性强,并且必须按照规定正确地制作。但手绘技术还会受到人的精神状态的影响,因此会发生变动或者差错,偶然性很强。这就是手绘的价值所在,拥有超越意识的力量,不经意间展现出“无意识之美”。

除了偶然性产生的意外之美,背景美术往往更强调人类肉眼的观感。比如男鹿和雄在画不同植物的时候,除了颜色以外,用笔、收笔、画叶片笔要在何处转弯、树叶的硬度等等都有不同讲究。男鹿认为,对美术背景制作者来说,在日常的生活中要用自己的双眼观察,在制作的时候凭借着对这个世界的记忆与解读,创作出精美的背景。

刘雨轩表示,吉卜力是靠眼睛观察,用笔调色出各种搭配,最后得到答案。“举个例子,《回忆中的玛妮》,有个场景是随时间变化的:从下午三点到五点。那么下午三点、四点、五点的太阳分别是怎么样的?北海道凉爽的夏季气候如何表现?这些都是要认真观察并查阅资料后才能画出来的。”

西村说,宫崎骏也一直坚持“不要以摄像机镜头的角度看世界”,人类肉眼所看到的世界与通过相机镜头看到的景象是不同的。而吉卜力所描绘的背景,善于塑造空间,灵活运用近远景结合,将人眼所看到的景象忠实地还原出来。

人才的奇缺和流失,手绘背景美术传承面临困境

二维动画人才缺失一直是近来日本动画行业十分头疼的问题。动画行业培养新人机制尚不完善,导致人才难以产出;另一方面,DeNA、GREE等手游厂商崛起,任天堂、SE等游戏大厂也开始进军手游领域,以社交游戏为代表的日本手游呈井喷式爆发,用户为移动游戏氪金的消费习惯被培养起来,大量资金涌入手游公司,财大气粗的游戏行业成为动画行业的主要人才竞争对手。

西村表示,现在的动画制作现场总是忙作一团。动画制作的项目在猛增,然而却没有足够的制作者来接手。“尤其背景美术人手不足,导致进度跟不上,很多大制作的剧场版动画,因为背景美术没到位总是延长工期。”

e6-webp

一方面背景美术人才稀缺;另一方面,近来游戏行业对背景美术的需求也在逐步加大,导致人才的大量流失。2016年6月,日本手游大厂Cygames全资收购动画背景美术公司草薙,而草薙曾为《钢之炼金术师》《黑执事》《东京喰种》等多部动画制作背景美术,至今已有27年的历史;对此,日本动画导演佐藤龙雄发推表示,在背景美术人才稀缺的前提下,Cygames在成立动画工作室之后立即注力背景设计,确保自己拥有草薙优秀的美术资源,或许是一个明智的判断。

e7-webp

西村透露,与动画行业不同,手游业界支付给背景画师的佣金相对更多。现在给一款手游做背景美术,即使是资历并不深厚的年轻制作者,一块屏幕大小的背景就可以获得较高的薪酬。而目前日本动画行业薪资普遍偏低,根本留不住人才。“很多动画创作者,连大规模的动漫展示会、特典活动所卖的周边都买不起。”如果背景美术制作人员能在游戏行业中得到重视并得到高额报酬,对他们来说或许是个出路;然而对动画行业来说,大量背景美术人才的流失,无疑又是一项巨大损失。

背景美术人才难以维持生计,那么对专攻背景美术的公司来说呢?西村指出,背景美术公司经营起来其实是很难的。就目前来看,DehoGallery公司可能会持续不盈利的状态。但西村义明表示,希望这家公司能够让年轻的制作者们大展身手,给年轻人一个发挥自己才能的舞台。“即便不可能将手绘的背景美术完整留存下来,我们也要鼓起勇气去梦想,让手绘背景美术继续留存。”

 

参考文章:BuzzFeed—《ジブリの美しい背景美術がいま、消えようとしている》

なつみん—《おつかれ背景さん》

Anitama—《专访动画美术刘雨轩》

Haikeiland—《背景业界的现状》

 

◆END◆

……………………………………………………

三文娱

微信公号:hi3wyu

新文化,新娱乐,新内容

干货最多的动漫产业新媒体

qrcode_for_gh_a6f29518b82f_344

原创内容,未经同意,严禁转载。

三文娱已进驻今日头条、百度百家、一点资讯,网易,知乎,微博等,敬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