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108193241255600
Netflix全球订阅用户突破一亿大关,但接下来它还是要烧钱拍影视剧
今日看点 2017-07-26 三文娱

ACG 领域最具影响力的产业新媒体

访问三文娱网站3wyu.com查看产业必读文章

Netflix的业绩发布会上,CEO Reed Hastings高调的宣布订阅用户超过一亿的消息,无疑是对戛纳电影节上遭排挤最有力的反击。此外,该季度Netflix的国际付费用户增长迅猛,在不久的未来,海外付费用户数量将很有可能超越美国本土,成为未来几年的驱动力。

作者:BB酱

近日,流媒体视频网站 Netflix 公布了第二季度财报,截至第二季度末(2017年6月30日),Netflix全球订阅用户总数达到1.0395亿,超过去年同期的8318万人; Netflix全球付费订阅用户总数达到9904万,高于去年同期的7990万。其中本季度Netflix新增用户达520万,其中美国地区新增用户为107万,国际用户新增414万人。

其次,Netflix2017年第二季度的总营收同比增长32.2%至27.9亿美元,其中流媒体视频服务营收同比增长35.8%至26.7亿美元。

净利润同比增长61%至6560万美元;用于运营活动的净现金为5.35亿美元,去年同期为2.26亿美元;自由现金流为-6.08亿美元,去年同期为-2.54亿美元。

2017年Q2 Netflix资产负债表

 全球付费用户超过1亿,对Netflix意味着什么?

在经历了上个季度的新增人数放缓后, Netflix 预计第二季度美国地区用户预计增加 60 万人、国际用户增加 260 万人,分别将增长 275% 和106%。该季度的 Netflix 净增用户人数超出了这一预期。

Netflix的业绩发布会上,CEO Reed Hastings高调的宣布订阅用户超过一亿的消息,无疑是对戛纳电影节上遭排挤最有力的反击。

对于主要以每月向用户收取一笔固定的费用来进行盈利的 Netflix 来说,新增用户数据无比重要。因为基于这种收费方式,每一季度净增多少用户就能大致判断 Netflix 的经营表现。

Netflix的首席内容官Ted Sarandos表示:“我认为本季出色的业绩表现得益于很多优质的内容。例如我们在季度末推出、后来成为爆款的《十三个原因》(13 Reasons Why)以及新一季的《纸牌屋》和《女子监狱》,还有原创电影《玉子》。此外,二季度Netflix推出了不同题材的原创剧,诸如新一季的《怪奇物语》(Stranger Things)和《王冠》(The Crown)等。

他还表示,今年下半年Netflix将会推出一系列优质的影视剧。例如由Jason Bateman主演的剧集《黑钱胜地》(Ozark),八月公司将上映美版《死亡笔记》(Death Note),该剧还参加了2017年度圣地亚哥国际动漫展,同样于八月上映的还有Netflix的原创超级英雄剧集《漫威捍卫者联盟》《Marvel’s Defenders》,在该剧集中,《杰西卡·琼斯》、《卢克·凯奇》、《超胆侠》和《铁拳》中的四位超级英雄将集结在一起,推出一部电视荧屏版宇宙系列剧,年底公司还将独家上映由威尔·史密斯主演的动作电影《光明》(Bright)。

再者,该季度Netflix的另外一重数字表现尤其亮眼,就是它的付费用户的国际化增长。

按地区划分,美国地区流媒体视频服务营收为15.05亿美元,高于去年同期的12.08亿美元,同比增长19.7%,国际市场流媒体视频服务营收为11.65亿美元,高于去年同期的7.58亿美元,同比增长34.9%。国际增长显然更具优势。

有分析人士称,在不久的未来今年的某个时候,海外付费用户数量将很有可能超越美国本土,成为未来几年的驱动力。

《玉子》(Okja)是由韩国导演奉俊昊执导的影片,该片在戛纳电影节上放映并引起了广泛关注,是公司成功吸引新用户的主要原因,而且该片还为Netflix在韩国本土化落地做了一次品牌形象宣传。因为大部分人都是当《玉子》在韩国上映时才第一次听说Netflix。

 付费用户是Netflix的命门,做自制内容是“逼不得已”?

在Netflix的财务数据中三文娱发现,自由现金流一直处于负值状态,二季度的自由现金流为-6.08亿美元,去年同期为-2.54亿美元。

有专业的分析人士为此做出了解释,原因是Netflix不停地高额投入拍摄影视剧和电影,因此会有一大笔的现金流出,但是利润表中并不计费用,而是影视剧完成后计入内容资产,然后再每年进行摊销;所以现金流与净利在财务报表中会出现时间差。

虽然Netflix的现金流表现一直备受质疑,但是Netflix CEO 则认为,“负的自由现金流是将取得巨大成功的标志。”

Netflix的商业模式早在2012年就已经定型:通过播放优质精品内容,以留住付费用户。之所以高额投入制作精品剧,是因为Netflix需要留住它的付费用户。

为了能够留住用户,Netflix一直以来不敢涨价,甚至曾经一度推出过一项名为“爷爷条款”的承诺:保证7.99美元/月不变。

但是随着内容价格年年涨,自制剧的成本不断攀高, Netflix要想在不涨价的前提下还能留住客户几乎是天方夜谭。所以,Netflix要想涨价的前提是在内容上培养用户粘性,让用户的生活永远离不开Netflix。

如此一来,Netflix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困境:一方面烧钱做精品剧集,一方面是精品剧集所带来的收益与投入并不能成正比。

随着《纸牌屋》《怪奇物语》《马男波杰克》等高口碑剧集的成功,Netflix开始成为各大奖项红毯上的佼佼者。

据统计,2015年Netflix出品的11部原创剧集和纪录片获得了34项艾美奖的提名,并且最后赢得了4项大奖。2016年,Netflix的原创剧集提名数量已经提升到了54项提名。今年第69届美国电视协会艾美奖上,Netflix出品的27部原创剧集共计获得了91项提名,仅次于HBO,成为电视剧提名数量最多的流媒体平台,这一成绩让Netflix扬眉吐气。

这些在颁奖礼上大放异彩的剧集却价格不菲。从报道中我们也可以了解到Netflix在精品剧上的投入非常高,以去年拿下11项艾美奖的《王冠》为例,两集共计投入1亿美元,该剧也被认为是史上投资最高的电视剧。

美媒曾报道称,2017年Netflix预计会在原创内容上投入60亿美元,而且原创内容的成本在逐年上涨。由于原创内容的高成本,Netflix的Q2营业利润率下降了4.6%,这方面的支出恐怕会给公司带来更大的财务压力。

今年6月份,叫好不叫座的《超感猎杀》成为Netflix继《马可波罗》《少年嘻哈梦》之后被砍掉的第三部剧集。惊人的花费以及与之不对等的观众数量让Netflix做出了一个理性的选择。

随着自制剧的数量越来越多,其他诸如亚马逊、谷歌、Hulu等流媒体平台内容增多。像《超感猎杀》这样投资巨大、收益却不成正比的“烧钱“项目被砍也是无可厚非的事。

不久前,在科技与媒体大会Code 2017上,Netflix的 CEO Reed Hastings提到,“我一直在对内容团队说,我们得更激进一些,你们一定得试着做一些更疯狂的内容,因为我们的被砍率真的应该更高一点。”

对于一家互联网起家的公司来说,持续不断地产出精品内容并非想象中那么简单,Netflix的压力也是多方面的。

 做内容烧钱,Netflix为什么还要进军电影业?

对于Netflix而言,目前所面临的困境不仅来自于其高额的制作经费所带来的财务压力,还有越来越多的流媒体平台的竞争压力。

随着越来越多的玩家进入原创内容制作领域,互联网公司正在改变着影视行业的游戏规则。

今年年初,苹果公司从索尼电视挖来了两位高管,并且制作了一支口碑不错的真人秀节目,这意味着苹果正式进军内容制作环节。此外,Facebook也推出了两档原创剧集。

作为Netflix主要的竞争对手,亚马逊已经突破了传统零售格局,强势进入数字流媒体市场。面对今年Netflix在内容生产上投入60亿美元,亚马逊毫不示弱投入了45亿美元。和Netflix一样,亚马逊也制作了一些精品内容,如《高堡奇人》、《透明家族》,并且在第89届奥斯卡颁奖上亚马逊出品的《海边的曼彻斯特》一举拿下最佳男演员和最佳原创剧本两项重量级大奖。

实际上,不论是Netflix还是亚马逊,都期望在付费狂潮中分到更多的订阅用户,做原创精品内容成为了最根本的手法,而电影又处于影视产业链条的最高阶。正因为如此,他们不惜一掷千金,投身至网络自制电影市场。

据悉,Netflix今年将继续加大对电影业务的投资,今年的电影项目达到40个,涵盖小众独立电影、爆米花电影等多种类型。

此外,Netflix近期在喜剧节目上投资频频,并且与一些一线喜剧明星达成合作。不仅出高价邀请大牌加盟我们的喜剧节目,还参与投资了一些内容合作方,例如邀请Chris Rock录制Netflix特别节目,以及和Aziz Ansari合作推出喜剧《无为大师》。《辛普森一家》也在近日高调宣布要和Netflix合作共同开发剧集。

除了在内容制作上,Netflix在侵蚀着传统影视公司的市场份额,在电影的放映模式上,Netflix的“零窗口期”的发行模式正在挑战着传统电影人的底线。

6月29日,《玉子》在韩国如期上映。与此同时,Netflix也开放了影片的在线观看。在此之前,韩国三大院线联合抵制该片,因为Netflix挑战了韩国业界的一项惯例:电影在院线上映至少三周之后,才能登陆线上点播平台。

对于传统的电影工业而言,发行窗口期是一个敏感话题,在整个影视产业链中,扮演不同角色的人对“窗口期”各自有着不同的看法。制片公司、发行公司、院线、DVD销售商、视频网站、电视台、导演、编剧、演员等等利益相关人对此意见并不统一,时有摩擦和博弈。

《敦刻尔克》的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就曾强烈反对院线电影在Netflix流媒体和院线同步上映。鉴于院线的抵制,由Netflix出品的特效大片《光明》将很有可能无法在院线上映。

2014年Netflix的首席内容官Ted Sarandos宣布,《卧虎藏龙2》将于2015年8月28日首映,只在Netflix上以及IMAX影院。随后Ted又宣布了另一项更具野心的交易:Netflix与喜剧明星兼制片人亚当·桑德勒(Adam Sandler)将共同制作四部电影,由后者领衔主演并担任制片人,而这四部桑德勒电影将全部——独家在Netflix“放映”。

在中国,视频网站对争夺缩短窗口期的渴求与美国相比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2015年11月26日,乐视影业出品的《消失的凶手》计划提前一天(影院发行为27日)在乐视网(专供全屏影视会员)上“超前点映”,但随后由于院线抵制而作罢。

谁能成为中国的Netflix?

Netflix的付费模式已经是被印证了的成功的商业模式,在中国这种商业模式正在被复制。

从目前国内视频网站的竞争状况来看,已经形成了腾讯视频、爱奇艺和优酷三足鼎立的格局,这三大网站掌握了中国80%网生内容的流量入口。

不论是爱奇艺还是腾讯视频、优酷,都曾经号称做中国版的Netflix,就连光线和360联手打造的先看网也曾打出了 “中国版Netflix”的旗号。这三大平台分别背靠BAT,都具有强渠道的特征,能够调动最多的资源对内容进行分发,在资金来源和人才发展上都具有一定的稳定性。

当然,对于中国市场,Netflix也一直有所觊觎。但鉴于严格的审查制度,中国市场对于Netflix而言一直是求而不得,之前Netflix在亚洲轰轰烈烈拓展之时,却宣布放弃进入中国。而随着国内用户付费习惯的逐渐养成,目前中国内地拥有8000万付费用户的市场,Netflix怎么会轻易放弃这块潜力无限的处女地呢?

于是,今年四月份Netflix选择了“曲折入华”,Netflix宣布与爱奇艺达成许可协议,但并未透露更多细节。而爱奇艺的回应则相对低调,称爱奇艺与Netflix正在探讨基于内容层面的相关合作,合作会严格遵守网上境外影视剧管理的有关规定。

在内容付费的红利期内,国内视频网站的付费市场正在迅速增长,爱奇艺在2015年12月宣布会员数破1000万,2016年6月份宣布会员数破2000万。2016年12月,优酷宣布付费会员破3000万,腾讯视频宣布VIP会员突破2000万。进入2017年上半年,几家平台均未对外公布付费会员增长数量,但几家互联网平台都在去年年底表示,2017年的工作重点就是靠内容拉动新的付费会员。

今年,中国网络自制内容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洗牌过程,亿级单位的制作成本、专业电影人才的加入,尤其是华谊兄弟、万达、SMG等大型玩家加入之后,其进入门槛也在迅速提升。腾讯视频、爱奇艺和优酷三家,在自制内容这个角力场上的竞争,也才刚刚拉开帷幕,究竟谁能复制Netflix的成功,领跑以自制内容支撑会员付费制度的模式,让人非常期待。

◆END◆

……………………………………………………

三文娱

微信公号:hi3wyu

新文化,新娱乐,新内容

干货最多的动漫产业新媒体

qrcode_for_gh_a6f29518b82f_344

原创内容,未经同意,严禁转载。

三文娱已进驻今日头条、百度百家、一点资讯,网易,知乎,微博等,敬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