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fvfupjlqk8
《战狼2》枪战戏的故事板,是中国美术学院这个学生画的
今日看点 2017-08-02 三文娱

ACG 领域最具影响力的产业新媒体

访问三文娱网站3wyu.com查看产业必读文章

《战狼2》开画后不断破票房纪录,这个片子对镜头和场面的灵活调度,一定程度上建立在到位的故事板绘制基础之上。中国美术学院影视与动画艺术学院研二在读的学生张一鸣,就是《战狼2》的故事板分镜担当者之一。本文原发于公众号“杭州浪货”,三文娱获权转载。

作者:杭州浪货

《战狼2》火了。

这个天时地利人和,加上同行不遗余力地衬托,上映3天,票房轻轻松松破了十亿▼▼▼

导演兼主演吴京的“不要命”,达康书记的单手换弹夹,塘主张翰的“不要欺负熊孩子”……

每一帧画面每一句台词都扎在观众的心口上,在这个原本注定扑街的“XX月”里收到一致好评。

重点是,周末浪总刚从电影院出来,小伙伴发微信告诉我:战狼2,分镜师,我认识,打钱。

于是,今天早上7点,浪总在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4号楼的研究生工作室里,见到了中国美术学院影视与动画艺术学院研二在读的学生张一鸣。

正是他和另外两位作者,协力完成了《战狼2》整个剧本的故事板分镜。

张一鸣负责完成了小超市打斗、非洲街枪林弹雨、华资医院血战、坦克漂移这几部分的分镜创作。

见面前,张一鸣刚敲定了下午的另一个采访请求,招呼着浪总喝咖啡,刚从北京参加完电影首映式的他脸上还有些疲倦。

说到分镜头,更多人听说这个词还是当时流传出来的姜文在拍《阳光灿烂的日子》的时候手画的分镜头草稿▼▼▼

正是这些看起来类似随笔涂鸦的火柴人,才有了导演对镜头和场面的灵活调度。

这个在好莱坞早就是电影工业体系中标配的工种,国内的电影拍摄中其实很少出现。

张一鸣说,如今能完整有能力做整本电影分镜故事板创作的人真的不多,导演里画的最好的,应该就是徐克了。

徐克《狄仁杰之通天帝国》分镜稿▼▼▼

#导演你画这么好拍电影就是玩票的吧#

分镜故事板有多重要呢?

就是《战狼1》是没有这个环节的,到了《战狼2》,吴京想要做得更好,怎么办?加分镜故事板啊!

张一鸣的为《战狼2》画的分镜故事板▼▼▼

浪总:吴京怎么会认识你的?

张一鸣:2016年5月的时候,导演侯爵要拍一个手机广告,就找到我画分镜头,刚好广告的主演是吴京,他也看了我的故事板,但当时也没说什么。

张一鸣的广告故事板▼▼▼

到了5月底,我本科的毕业展刚结束,侯导突然给我发微信,说“京哥要你电话!”

5分钟吧反正10分钟不到,就一个北京的电话打过来,那头的吴京开口就是一句:张老师好!

当时我是懵逼的,愣了2秒赶紧回了句:吴老师好!

后来是说当时京哥拍广告时就觉得我故事板画的很港漫线条很硬朗,挺适合战狼的风格的,所以会找到我。

至于喊我“张老师”,估计是说这位绘画风格老练的作者,一拿笔就知道是老江湖了……

浪总:一个电话你就去了北京?

张一鸣:当时电话里京哥很迅速地给我理了遍故事思路,就让我觉得很靠谱,也很诚恳,诚恳到了我没法拒绝的地步。

而且这也不是我第一次给电影画故事板,除了日常的广告外,之前我已经给刘亦菲演的《拯救飞虎队(暂未上映)》,张智霖梅婷演的《京城81号2》做过,所以当场就买了机票,第二天就去了北京。

《京城81号2》故事板▼▼▼

浪总:进组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什么让你印象深刻的事了吗?

张一鸣:这个就真的是太多了。

当时是到公司里报到,进去先把我安排到了一个会议室,当时大家都在讨论电影,我因为赶路有点累,又是刚来,就缩在角落里休息。

迷迷糊糊就听见外面有脚步声,轻快但是又很稳重,我就觉得是京哥来了。进门的吴京先处理了一些事情,然后我上去打招呼,京哥就上前握着我的手说了一句“你可算来了!”

片场的摄影指导敖志君,吴京和张一鸣▼▼▼

简单介绍了基本情况,京哥就说,来都来了,就先干活儿吧,但当时其实我不算是进组的一个状态,合同也没签,就先跟动作导演萨姆(Sam Horgrove)碰了一些戏,我当场画,画完Sam就说“Good job”,京哥:“OK,就是你了!”

电影里冷锋用弹簧床挡住RPG导弹的场景▼▼▼

在得到Sam肯定的回复后,京哥找了制片跟我签合同,给了我剧本,封面上他写了个“FOR 张一鸣”,整个流程很快很迅速,就完全是吴京的风格。

剧本▼▼▼

浪总:所以你跟吴京的交流多吗?毕竟应该是要不断沟通。

张一鸣:相对之前《京城81号2》的时候,跟导演的沟通其实不算多,因为他又要改本子又要导又要自己上去演,其实是很忙,在合作上应该是动作导演Sam跟我交流最多。

Sam和张一鸣▼▼▼

但其实私下里吴京是那种很直男,很MAN,但又很会照顾人的那种。

到的当天下午,因为坐了一中午的飞机,没有吃东西很饿,我就问制片有没有吃的,刚好吴京从后面经过,就把他准备吃的健身餐给了我。因为吴京为了电影需要各种锻炼来维持身材,我平时最大的爱好也就是健身,所以很早两人就在这点上有过交流。

当时他也没有太多话,就是“饿了啊,给你吃”

当时我的心情用“诚惶诚恐”来形容都不过分。

吴京的健身餐▼▼▼

我最最难忘的,就是京哥带我去改装车库,里面放着大家看到的坦克啊汽车道具导弹枪啊这些,我们都是喜欢车的人,就一边在里面逛一边聊地很开心。

道具库里的塑料黑人模特▼▼▼

#哈哈哈可以去电影里找在哪里#

天气热,京哥就脱了上衣,就是大裤衩子拖鞋上身赤裸着的吴京,黝黑的肌肉简直了,我也练嘛,索性也脱了上衣,后来两个人又到河边的草地上躺着晒太阳。

这让我觉得这个我从小看他电影长大的“明星”,不只是一个铁血真汉子,还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浪总:有些分镜你是画了,但实际上映的版本是改掉的?

张一鸣:这个很正常,大家电影里看到的坦克版“速度与激情”就是我根据Sam的要求改了一遍又一遍最后确定的。

我们先用玩具坦克照着故事板做了演示,然后上了六辆真坦克那都是会动的坦克,有油门有刹车油离合,可惜我开不了。

基本上现场就是现根据故事板去拍,不对的导演提出来,我就现场改现场画。

关于坦克大战,本来有一歌冷锋冲上去把手榴弹丢进炮筒里的桥段,就是后来觉得太老套了就没用。

改得多也是因为京哥是真的听我们的,就是在上厕所的时候,他也会忽然问:你觉得有哪些不太对的地方,告诉我,这很重要。

我当时就说冷锋个人的情感部分可能还不是特别丰满,所以后来补充了很多情感镜头,让最后那句充满愤怒的“blood for blood”有了更牢固的感情基础。

吴京问于谦认不认识那颗子弹▼▼▼

浪总:所以分镜头其实在整个电影的制作里其实是很重要的咯?

张一鸣:也不是,分镜故事板也有不能实现的地方,就像一开始那场打水底打海盗的戏,足够经典,但故事板其实是画不了的。

因为是一镜到底,故事板没办法表现出如此多的细节,只能通过细腻的文字描述来描述这个片段。

故事板有个1:2.35的框,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束缚”,在框里我可以感性创作,也因为有框才能够保持理性。

我会想在这个框里一直画下去,但不是因为它有多重要,就像小时候看完马荣成的《中华英雄》后我画的那些漫画一样,别人怎么看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不希望为了分镜头而去画分镜头,我享受的是这个创作的过程。

◆END◆

……………………………………………………

三文娱

微信公号:hi3wyu

新文化,新娱乐,新内容

干货最多的动漫产业新媒体

qrcode_for_gh_a6f29518b82f_344

原创内容,未经同意,严禁转载。

三文娱已进驻今日头条、百度百家、一点资讯,网易,知乎,微博等,敬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