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fdapq2sp28
漫画行业如何培养人才?网漫崛起,入行门槛降低,还是招人难
今日看点 2017-08-06 三文娱

ACG 领域最具影响力的产业新媒体

访问三文娱网站3wyu.com查看产业必读文章

资本的青睐、巨头的助推、网络的滋养,让一些漫画企业丰满了羽翼,也帮助一批漫画创作者打响了自己的品牌。其中,一部分条漫形式的漫画作品,在网络平台的点击量更是动辄过亿。但这并不代表,漫画人才的土壤足以为平台的流量之争供氧,四面崛起的漫画公司也在为争夺优秀的漫画创作者费尽心力。

作者:KK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漫画家这个职业并没有被划归到国家制定的庞大职业体系当中。“一位漫画从业者痛心疾首地告诉三文娱。

而前不久,腾讯动漫拨出2000万人民币分发给漫画创作团队和个人,作为作品的授权分成;近期也有文娱行业投资人称,“漫画CP公司普遍拿到了天使轮融资”、“到今年年底之前,好的团队应该都能拿得到钱”……漫画创作者的劳动成果正得到前所未有的肯定。

诚然,漫画作为动漫IP的重要源头,于正在快速发展的动漫行业而言,其价值无可取代。资本的青睐、巨头的助推、网络的滋养,让一些漫画企业丰满了羽翼,也帮助一批漫画创作者打响了自己的品牌。其中,一部分条漫形式的漫画作品,在网络平台的点击量更是动辄过亿。

但这并不代表,漫画人才的土壤足以为平台的流量之争供氧,四面崛起的漫画公司也在为争夺优秀的漫画创作者费尽心力。随着《一人之下》《戒魔人》《狐妖小红娘》等一系列人气国漫作品的涌现,漫画市场格局更加分明,团队之间的差距也越发清晰,需要一批新鲜力量继续为行业添砖加瓦。

面对激烈的人才竞争,行业开始尝试用不同方法培养人才。比如翻翻动漫在2014年成立“良筑良作漫画创意部落”,并举办“新星杯”漫画大赛,支持漫画新人参与选拔、交流、培训等活动;星空社从去年开始创立“星空漫画堂”,针对新人进行漫画方面的专业指导和授课;动漫堂也独立出一个全资子公司,用来培养漫画人才。

而更多的中小型漫画工作室,选择招收一些有功底的新锐加入创作团队,花上一定时间和精力进行培养,最终成长为团队的主要输出。比如番奇动漫,会定期培养小批量的漫画助手,经过几轮选拔和竞争之后才能留在团队。

漫画创作流程中涉及的环节十分多样,行业最需要哪个环节的人才?漫画人才的培养模式有哪些?一个漫画新人到职业漫画家的征途到底有多远?三文娱采访了几家有培养经验的公司和业内人士,具体探讨这几个问题。

网络漫画兴起降低入行门槛

近几年,各大互联网巨头争相建立网络漫画平台,切入二次元市场。在这个流量等于黄金的时代,漫画作品数量倍速增加,并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曝光率。这也意味着,那些怀着梦想的漫画新人将有更多机会展示自己的作品。“只要作品有人气,这里不谈资历”。

翻翻动漫主编王忱杨向三文娱表示,过去传统的漫画杂志中,由于版面限制,基本都会选择知名的或者有背景的漫画作者,新人出道的机会极其有限。职业漫画作者必须经过痛苦而漫长的努力过程,没有毅力的人几乎很难坚持下来,于是很多都选择放弃。而网络平台的刊登位置,理论上说是无限的,所以就不必被这个问题困扰。

另一方面,纸媒对作品质量要求也更高,无论是画技还是剧情上,都必须是能保证其销量的精品;而网络平台要争取流量,就不得不放低要求,再加上适应手机阅读习惯的条漫形式正在全面盛行,技术层面上进一步降低了新人入行的门槛。

三文娱浏览国内各大漫画平台的人气榜作品并了解到,许多人气漫画的作者此前并不是漫画行业出身,有的甚至没有连载经历。比如在腾讯动漫的人气漫画《通灵妃》作者肉肉,曾接受三文娱采访表示,《通灵妃》是她连载的第一部漫画;另一部《未来试验》作者薄暮一直心怀漫画家梦,从大学时代就开始创作这部作品,现在已经放弃企业,成为了一名全职漫画人。

此外在三文娱接触到的众多漫画工作室当中,也是时常听闻类似的故事,“那个在工作室中挑大梁的小A,是如何从漫画小白迅速成长为人气过亿的主笔的”,每每谈及,他们的自豪感难以掩饰。

《重生只为睡影帝》海报

“我们自己的作者有80%是由团队培养出来,都是些从来没有做过连载的作者。”星空社主编徐晓东激动地告诉三文娱。他们的头部作品《重生只为睡影帝》拥有众多读者,是一部女性向条漫,画师也是一个新出道的职业女性,平时利用业余时间创作作品。

而一批以微博作为主要阵地的网红漫画家,他们的作品受到大量关注和传播后,有不少出了纸质的漫画书或单行本,笔下的漫画形象还被做成了各类衍生品,在商业上取得了很大成功。在动漫行业人才缺乏的主旋律下,网络漫画的兴起使漫画行业门槛降低,得以让漫画新人大量涌入,漫画人才是否真的稀缺,值得求证。

持续创作性人才缺乏,编剧岗位难招

首先对于人才的界定必须要清楚,人才一般分为两种:一种是技术型人才,一种是创作型人才。具体到漫画行业的话,技术型人才可能擅长勾线、上色、特效等这些后期环节,但缺乏讲故事的能力;

创作型人才则往往决定着整个作品的优劣和寿命,从创意到分镜到台词脚本,在项目前期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当技术与创作集于一身,你可能才具备连载一部作品的能力。

而在网络环境中的漫画行业,长线创作能力尤为重要。平台每天都在以较快的速度上新,如果不能保证稳定的更新速度,作品极有可能会被埋没。

徐晓东告诉三文娱,他曾试着推算全中国具备连载能力的漫画作者,数量可能不超过1000人。

分布情况也相对分散。一般而言,一线城市数量相对较少,主力在二线城市。东部地区比西部地区多,且质量更高,以上海、杭州一带为主;西部则有西安和川、渝两地。“由于漫画是内容生产行业,突出创作的本质,人才反而不会因为资本原因在某一个地方特别集中”。

话说回来,作者即便具备了连载能力,达到周更要求的又有多少呢?众所周知,目前大多数网络漫画一般保证周更的连载节奏,只有保证固定的更新频率,才能把作品的读者群体培养起来。徐晓东观察到,许多刚入行的漫画新人在20到30岁不等,面对周更压力和高强度的工作,中途败下阵来的很多。

“基于中国的国情,这些漫画新人很多还生长在父母的羽翼之下,不需要面对太多的生活压力。所以在做漫画的时候,他们缺乏情感上的投入,不能吃苦。宁愿去做工作量较少、报酬较多的插画、游戏原画等行业,事实上,这些行业的平均薪资水平也的确是高于漫画行业的。所以进进出出的很多。”

 《阴阳师》宣传海报

此前网传一位插画师为《阴阳师》画宣传海报单价高达15万,虽然是个案,这样的数字也让人多少有些动心;而游戏在智能手机的加持下,也逐渐发展成一支暴利的行业,吸引不少美术人才前去淘金。于是,苦哈哈地去耕耘一部漫画作品的理由更少了,漫画人才的流失不足为奇。

而对大多数漫画CP团队来说,人才问题中最突出的现状在于好编剧的奇缺。番奇动漫创始人赵夏洛克表示,网络漫画兴起虽然降低了作者画工和画技的要求,却从另一层面上提高了内容的门槛。

赵夏洛克提到,来应聘编剧的人大多数写过轻小说,他们在杂志上投过一些作品,轻小说看似与漫画的重合度很高,但事实上,这些轻小说编剧,并不一定适合创作漫画的剧情。“现在画漫画的前提必须是喜欢二次元的,要贴合二次元的气质。”

王忱杨也表示,“漫画行业中缺少一群会讲故事的人,不论是创作剧本脚本的编剧还是自己编绘的漫画家”。

亟待探索的漫画人才培养模式

对比在日本漫画界较为封闭的师承制度,目前来看,漫画人才的培养模式相对开放,却也简单粗暴。归纳下来,主要是三种,艺术类专门院校等高校开设相关专业、相关企业和组织设立培训体系或承办漫画赛事,以及漫画CP团队“自行培养、自行消化”。

在中国的各大高校,的确有不少已经开设了动漫相关专业,但动漫一词通常被理解为动画,因此许多动漫专业教授的基本还是动画专业知识。

北影漫画专业今年审核通过

“目前就我所知,今年申请开设漫画专业(有学科代码)的,只有北京电影学院和吉林动画学院。”某高校一位漫画专业老师向三文娱表示。

这位老师提到,目前大部分高校开设的漫画专业没有区分开,有时和插画课程一起教授。在设立专业的时候,有的学校叫“插漫(插画和漫画专业)”,或者“漫插”,比如中国美术学院和浙江传媒大学。国际上很多院校的插画专业和漫画专业也是同时设立的。而北京电影学院的漫画专业此前是动画专业下的一个专业方向,2005年漫画本科班开始招生。

北影漫画节征稿海报

以北京电影学院漫画专业为例,一般在大一的时候设立理论和基础课,基本上大二、大三、大四会做一些创作的实践。学校每年5月份会举办“漫画节”,邀请毕业之后从事漫画创作的学生回母校与在校学生交流心得,并在校内举行漫画展、签售会等活动。

而漫画相关企业设立的培训机构可能更具针对性。徐晓东告诉三文娱,旗下的星空漫画堂针对学员功底设置了不同层次的班级,从初级到高级,形式有线上和线下,周期上有短期和长期班,费用在1万元左右。

长期班的培养周期为4个月,前3个月进行课程教学,最后一个月尝试开始连载作品,并对接到内部编辑。而课程内容的核心主要是编剧和分镜。“特别是在条漫时代,更讲究分镜的流畅性”。

翻翻动漫的良筑良作漫画部落,则通过社会招聘,编辑挖掘,作者介绍,举办新星杯漫画大赛,与艺术专门类院校进行校企合作等途径,采用学徒制的方式培养漫画作者。此外还有网络平台举办和承办相关赛事,比如腾讯动漫的“脚本暨插画大赛”、“原创漫画大赛—星漫奖”、“金龙奖微漫画大赛”等。

动漫堂独立出来的子公司,专门负责培养新人。据动漫堂CEO王鹏向三文娱介绍,公司专门设有一套新人培训课程,会培训新人怎样成为一个合格的漫画助理、漫画家;培训过程中,新人既可以用公司的品牌连载作品,又可以用公司资源推广自己的作品;培训之后,对于进步较快的新人,会有一个晋升的过程。

但对一些独立的中小型漫画工作室而言,更多还是选择小规模的自行培养、自行消化的方式。“现在网络平台对作品要求低,稍微有点画工的,就自己投稿、甚至开工作室去了。而头部的漫画作者一般都选择大公司,所以我们这样的非常难招到人,只能自己培养。”赵夏洛克有些无奈。

番奇动漫定期招收10人以内的新员工,并以老人带新人的形式进入1年制的培养流程,从描线到后期,最后再尝试做主笔。赵夏洛克告诉三文娱,小批量培养成本不是很高,淘汰率在40%。“竞争还是比较残酷的,1年下来不能做助手的就被开除了。”

 

乍一看培养模式很多很杂,但无论是哪一种其实都没有形成一套完整成熟的体系。所幸,随着动漫产业越来越受到国家和行业的重视,越来越多的企业和机构已经开始下意识地为中国漫画储备更多的人才。但要知道,从漫画作者到漫画家的征途,依然道阻且长。

漫画作者到漫画家,到底有多远?

直到现在,还会经常在知乎上看到诸如这样的疑虑,“成为漫画家需要什么素质”、“为什么中国会画画的人那么多,却出不了一个像样的漫画家?”人们深知一个漫画作者到漫画家的距离,虽然林林总总的网络漫画作品充斥在各个平台,能夺得漫画家这个名号的作者可能还是凤毛麟角。

有位知音漫客的连载作者曾说,漫画作者和漫画家的差别,在于内心:“漫画作者,只是把漫画当作一项能赚钱的工作,没有真正把心放在漫画作品上,缺少发自内心的热情和投入,觉得快点完成就好了,可以早投入书市,把漫画当作任务,这样的漫画虽然出书出电视速度快,可很快就会被人忘了。

“漫画家,就不一样了,他们对待漫画不是当作一项任务,而是从心底的喜爱,从心底想把它做好,他想表述的东西他要在漫画中体现出来,会反复思考修改,而不是着急着出书拍动画片。”

再回顾日本那些漫画大师的故事,他们很多其实都不是科班出身,创作漫画完全是源于从小就植根在心中的一份表达欲和对漫画的热爱。

1945年手冢治虫入学大阪大学医学部

比如手冢治虫是医学专业出身,鸟山明曾在设计公司上班,荒木飞吕彦是学服装设计的,浦泽直树是读经济的,井上雄彦则就读过熊本大学的文学部……若不是有一腔对漫画的热爱,催促他们笔耕不辍,大概也难以孕育出那么多广为流传的佳作。

如果说内心的概念太抽象,硬要有个量化的标准。有业内人告诉三文娱,“在日本,至少要画上5000张以上画稿,才能称得上一位漫画家。当然前提也是,需要有读者支持你不断画下去”。

而王忱杨也表示,“从漫画作者到漫画家的门槛还是很高的。我见过一年就成长的非常厉害的,也见过五六年依然碌碌无为的。”

“漫画家需要的能力一个是画画,一个是讲故事,画画总是能练好的,至少练到凑合没问题,要是在正确的指导环境下埋头苦练,一年就可以达标,当然画的好可以加很多分。后面就是慢慢磨砺自己的过程,也是决定将来成就的过程。讲故事就不一定了,能不能讲好故事可能跟一个创作者这十几二十年的经历,跟各个方面有关系。”

因此,网络漫画确实将更多的新人领进了门,然而漫画创作之路依然艰辛。一方面需要行业继续努力,探索可行有效的人才培养方法,给漫画创作者提供更多支持;另一方面,对漫画作者个人而言,也需要有强大的内心、讲故事的能力,才能为读者呈现出更有趣的作品,不断缩短漫画家之梦的距离。

◆END◆

……………………………………………………

三文娱

微信公号:hi3wyu

新文化,新娱乐,新内容

干货最多的动漫产业新媒体

qrcode_for_gh_a6f29518b82f_344

原创内容,未经同意,严禁转载。

三文娱已进驻今日头条、百度百家、一点资讯,网易,知乎,微博等,敬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