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fy1ukghhcg
要拯救日本动画?Netflix一次承包了7部
今日看点 2017-08-19 三文娱

ACG 领域最具影响力的产业新媒体

访问三文娱网站3wyu.com查看产业必读文章

前不久,Netflix召开动画发布会,进一步公开了7部日本电视动画的制作计划,届时将在Netflix上独家播放。另外还将引入21部真人漫改作品在内的日本动画相关作品。近日,日本动画行业知名媒体人数土直志指出,Netflix此举或将左右日本动画市场。

作者:KK

随着七月番《恶魔城》的播出,让世人看到了Netflix进军日式动画(Anime)的决心和诚意。

前不久,Netflix召开动画发布会,进一步公开了多部日本电视动画的制作计划,届时将在Netflix上独家播放。另外还将引入21部真人漫改作品在内的日本动画相关作品。

这些动画项目中,从原创、改编到重制都有涉及,包括板垣惠介的人气漫画《刃牙》改编、《圣斗士星矢》重制版、骨头社的原创动画《A.I.C.O.-Incarnation-》,以及Dwango和LiDenfilms联合推出的《Lost Song》,另外还有Prodution I.G的原创企划《B:The Beginning》。

片单一经公布,可以说是轰动了日本动画业界,旋即引来不少业内人士发声。近日,日本动画行业知名媒体人数土直志指出,Netflix此举或将左右日本动画市场。

“目前而言,日本动画依靠光盘经济变现的模式正举步维艰,以Netflix为代表的一系列海外网络播放平台所起的作用,十分值得期待”;“日本动画能不能顺应变化灵活应对,关系到整个产业的命运和未来”。

近年来包括中国资本在内的海外资本频繁介入日本动画市场,再加上世界各大网络配信服务纷纷崛起,业界认为日本动画正步入第四次高潮。此次Netflix的高调进军,无疑将给这一浪潮带来不小的波澜。

亟待改善的日本动画行业现状

其实日本动画行业唱衰已经不止一年两年。在制作委员会制度和光盘(BD&DVD)经济的双重限制下,行业整体已经开始出现资金不足、人手不够等产能难题。尤其是处在动画产业链条下游的制作行业,低廉的工资待遇,不得不让动画制作人员长年苦于生计、过度操劳。不容乐观的行业现状下,近年来动画质量也大打折扣,作画崩坏、延期播出等问题时有发生。

回顾:拿什么拯救日本动画制作行业?资本、技术还是爱?

日本动画制作面临严重危机,新番播放频繁延期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日本动画是一座相对封闭的市场“孤岛”。虽有《龙珠》等作品名声在外,1970年开始的40年间,日本动画的人气和热度却并不稳定。

《UFO机器人 古连泰沙》(1975)

70到80年代,日本动画在亚洲、欧洲等地区大量播放。比如在法国播放的《UFO机器人 古连泰沙》,当时取得了压倒性的收视成绩,直到现在还被作为经典广为传颂。然而当时人们还没有将其作为“日式动画”认知。

90年代《AKIRA》和《攻壳机动队》在海外掀起第二波热潮。到了2000年代更是刮起了一阵《龙珠》“旋风”。直到此时,日本动画才在世界范围内得到广泛的认知和认可。从此特指日本动画的“ANIME”一词开始在世界传开,日本动画也开始孕育出第一批海外粉丝。

但是,到了00年代后半、2010年代初期,再也没有哪一部日本动画作品能像当年那样在海外引起热潮。随着00年代初,经过蓬勃发展的日本动画迅速进入冷冻期,再加上网络弥漫着各种违法视频资源,原本“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日本动画经济突然急剧萎缩,行业里也开始出现前文所述的各种问题。

直到5年前,网络配信服务的普及,终于叩开了日本动画的大门。在Amazon Prime video、Hulu、Netflix等一系列流媒体巨头的连番轰炸下,也将日式动画推向了全球化的风口浪尖。大量海外资本随之涌入,日本动画业界正在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外来势力的“洗礼”。

为什么是Netflix?

然而在这场“洗礼”中,为什么唯有Netflix能独揽这么多日本动画作品?除了财大气粗,其实早在全球化计划伊始,Netflix就准备打入日本动画市场。

“在这个互联网无国界的时代中,我们正积极为世界各地的粉丝提供优质的原创动漫,无论他们是在日本、法国、墨西哥还是美国都能在同一时间看到这些内容。”Netflix 的原创内容获取副总裁埃里克·巴马克(Erik Barmack)在去年接受The Hollywood Reporter的采访时表示。

在拥有众多优质自制内容《纸牌屋》《怪奇物语》《女子监狱》的前提下,Netlix显然要在动漫资源上进一步开疆拓土。而拥有巨大粉丝基数的日式动画,无疑是Netflix部署动漫内容大局中需要重点进攻的领域。

2015年Netflix正式宣布了全球化,并在9月大举进入日本市场,同时还有开发日本原创动画的计划。然而在上线1年半之后,整个日本动画市场被大量漫画、小说改编作品占据,原创动画企划少之又少,一时间Netflix无从下手。

彼时还有Hulu(2011年进入日本)等一系列海外视频播放服务捷足先登,并在日本动画配信市场占据了重要位置。据日本ICT总研《视频付费配信市场动向调查》显示,2016年Amazon Prime Video使用率最高,Hulu位列第二。还有dTV、GYAO!、乐天showtime等本土厂商与Netflix角逐。

而在日本海外,日本动画长期被Crunchyroll、Funimation等小型分发商控制。其中,Crunchyroll 可以说是目前欧美市场中最大的小众动漫流媒体服务,它与多家工作室和发行商都有独家的合作关系。虽然Netflix拥有《火影忍者》《足球小将》《死神》等众多老牌动画版权,这些主流动漫IP显然无法满足广大日式动画迷的胃口。

在腹背受敌的情形下,Netfix一方面积极购入《进击的巨人》《亚人》等热门动画番剧作品,并推出经典作品的高清版本,比如HD版的《死亡笔记》《钢之炼金术师》等;另一方面不断优化播放服务,比如先行推出“订阅用户下载并离线观看节目”功能,直击Crunchyroll的软肋。

而从这次公布的片单中,不仅感受到了数量上的震撼,Netflix还与东映动画、TMS、Production I.G、BONES、Dwango这些日本本土娱乐大厂联手。同时登场的一系列片段和PV,也被日本业内评为“国内最高水准”。

Netflix将给日本动画带来哪些变化?

在动画发布会上,Netflix首席产品官格·皮特斯(Greg Peters)表示,“Netflix将在世界范围内培养出更多新的Anime粉丝”,同时还强调,Anime是具有普适性的,对没看过动画的人来说,更容易为他们打开新世界,从而加入到粉丝大军里来。

日本动画虽然一直享誉世界,但其市场相对来说一直较为封闭,不仅将商业收益握在自己手里,动画制作都是非常本土化的,基本响应日本国内动画粉丝的需求而制作。而Netflix的加入或将为日式动画争取更多用户和市场。

日美合作动画《Cannon Busters》

可以观察到,在Netflix公布的动画名单当中,并没有日本动画市场中同质化严重的萌系、日常系动画。不管是此前日美联合推出的《Cannon Busters》,还是游戏IP改编的《恶魔城》,都是更加国际范儿,面向世界范围的动画粉丝打造。

此次包括《圣斗士星矢》重制版在内,Netflix方面表示,也将顺应全球动画粉丝的需求制作。“日本动画有望从小众向成长为在全球化热潮下的主流文化”,Netflix方面对此深信不疑。格·皮特斯还指出,“目前在Netflix上观看日本动画的有90%以上都是海外观众”。

数土直志也表示,过去数年间,面向美国、中国等主要市场的日本动画播放权的价格正不断抬高,于是进一步刺激了外来资本的进入,因此针对全球粉丝制作的动画作品也会越来越多。

另一点值得注意的是,Netflix参与日本动画制作的方式并不是加入制作委员会,而是买断作品在全球的播放权。这就意味着动画光盘的作用不再那么重要。

在如今光碟变现能力疲软的情况下,通过Netflix渠道的播放,将更多爱好者聚集起来,并且使动画的播放次数有效叠加。事实证明,以网络播放为中心的商业模式也促使了更多作品的动画化。这在日本动画史上是前所未有的。

日本电影评论家町山智浩在TBS广播节目中对Netflix进军日本动画行业进行了点评。

当然还有来自资金的刺激。日本电影评论家町山智浩对此事谈到,一话 Netflix 自制美剧的预算是日本一部电影制作预算的五倍。

“现在Netflix 也早已进入日本,让日本的电影监督和动画制作公司为Netflix 制作独家内容。日本的动画制作现场是全世界最差的,不过 Netflix 提出了相较于过去动画制作预算几十倍的资金,完全有能力改变日本动画行业了,日本电影行业也会相应有所变化吧。”

此外,数土直志还指出,Netflix或许还会改变日式动画制作的人才格局。拿《恶魔城》来说,这部动画的制作团队来自美国Frederator工作室,其动画制作人是游戏原作的骨灰级粉丝,作画风格上也深受MadHouse创始人川尻善昭的影响;而《Cannon Busters》的动画制作方是日本动画工作室卫星社,除此之外,构成创意中心的企划、脚本以及演出均来自海外团队。

“一直以来,日本动画都在粉丝们的助推下不断成长。以后,制作团队的国际化也将让日本动画进一步走向世界。可以预见,未来5到10年内,Netflix的日式动画可能不会再需要日本团队操刀。”

目前日本动画依靠光盘变现的模式正举步维艰,以Netflix、Amazon Prime Video为代表的一系列海外网络配信平台在其中所起的作用,可以说十分值得期待。不过,如果过度依赖这些平台,潜藏的危险也是存在的。

有业内人向三文娱表示,在Netflix强大的资金支持下,虽然能够有效提升创作者的积极性和自由度,可久而久之也会让他们产生依赖性,最后丧失了原本应有的本土风格。另一方面,一贯使用整季播出的Netflix,也会打乱传统日本动画采用的“边制作边播出”的制作节奏。不过也有人认为,这反而为动画制作方留下了更充分的规划和制作时间。

町山智浩也提到,2014年Netflix试图进入法国市场,就曾经受到法国方面的抵制。据了解,在今年的戛纳电影节上,由Netflix推出的两部电影《玉子》和《迈耶罗维茨的故事》更是颗粒无收。原因是不符合当地电影的播放要求:

法国对一部电影在各个平台的露出有着严格的时间限定。自电影在影院上映起,4个月后才可以登录视频点播平台,10个月后到达有线电视,22个月后到达有线电视,36个月后才能出现在流媒体平台。Netflix本属于这一链条的末端,但此次将两部电影直接送入戛纳展映,等于跳过了中间的所有环节,因此引起了各方,尤其是实体院线的不满。

总体而言,日本动画的商业化进程正在不断推进,同时也将作为一种文化类别迈向更广阔的舞台。面对外资的涌入和崛起的网络播放市场,日本该如何应对并灵活应用?或许,这将关系到日本动画的命运和未来。

◆END◆

……………………………………………………

三文娱

微信公号:hi3wyu

新文化,新娱乐,新内容

干货最多的动漫产业新媒体

qrcode_for_gh_a6f29518b82f_344

原创内容,未经同意,严禁转载。

三文娱已进驻今日头条、百度百家、一点资讯,网易,知乎,微博等,敬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