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1
制作成本1800万的《十冷2》,卢恒宇打了85分
资讯 2017-08-21 三文娱

ACG 领域最具影响力的产业新媒体

访问三文娱网站3wyu.com查看产业必读文章

从《十冷1》到《十冷2》,不只是从50分到85分。而《十冷2》之后,艾尔平方将会进行科幻、后宫题材的两部动画番剧,还有动画电影《雪孩子》的制作。

作者:孙樵

2015年有《西游记之大圣归来》,2016年有《大鱼海棠》,今年的暑期档已经进入收官阶段,国产动画电影却始终没能迎来爆发。

上周五,《十万个冷笑话》系列作的第二部大电影出场了,首周末票房5600万的成绩说不上理想。2015年元旦档期,《十冷1》登陆院线,前三天的票房近6200万,最终收获近1.2亿票房。

上一次的过亿票房,是人们不无惊喜地发现,原来除了小动物和小朋友,动画电影还可以充满成人化的吐槽和恶搞。而如今,离《十冷1》的惊艳亮相已相隔两年半,中国动画电影有了更多成人向作品,中国电影市场也在经历了2015年的火箭式蹿升之后,进入了2016年延续至今的“寡淡”调整期,那么等待《十冷2》的会是怎样的命运?

三文娱与这部电影的导演卢恒宇聊了聊,他向我们复盘了从《十冷1》到《十冷2》的创作过程、团队从六七个人发展到如今140余人一直秉持的创作理念,也剧透了团队接下来的项目,还有他对中国动画电影行业的理解。

艾尔平方创始人卢恒宇和李姝洁。

《十冷1》到《十冷2》,从50分到85分

当初制作《十冷1》的时候,卢恒宇团队只有六七个人,“我们就是相当于一个外聘的导演或者艺术总监,钱不是我们出,人也不是我们找,很多事情就变得很尴尬,没有办法真正去操盘”。

而这次,不仅团队扩建到140人,艾尔平方也追加了制作费。“《十冷1》的制作成本有500多万,整部《十冷2》的制作成本出品方给到了1000万,另外我自己又贴了七八百万。自己操盘的地方比较多,可以做一些决定了,总体效果就变得很好。”

所以卢恒宇就可以在一些“细节”上更加较真,比如花100多万买音乐版权,“这个特别肝疼,我们用到了很多经典歌曲,有些地方必须要用那首歌,不能改编或者替换,差一分感觉都不太对”

卢恒宇认为《十冷1》只能打50分,“不管我们用了多少劲,但是最后呈现给观众的就是50分,它是一个不及格的作品,很多表达不到位”,但这次,他给《十冷2》打的分是80-85分。

除了制作上的升级,《十冷2》在内涵上也做了更深的探索,“内涵和思考其实第一部也有,只不过因为第一部的制作很糟糕,所以很多东西表达完全不准确,那我就干脆在剪辑的时候删掉它。到了第二部的时候,画面做得更好了,我们想要表达的东西大都表达进去了,还算比较完整”。比起《十冷1》简单地讲对与错,第二部埋的东西更深,“真善美啊,友情爱情这些都有”。

从内容上讲,卢恒宇在《十冷2》里给观众剖析了整个《十万个冷笑话》系列的世界观架构和起源,“就是由谁创造了它,它的由来到底是怎么回事,作品和原作者寒舞之间有什么关系。比如小金刚的身世,他为什么会变成时空管理者,为什么小金刚第一次出场的时候就被蛇精看中了,他俩还好上了,时光鸡脸上的伤疤又是怎么一回事。整个故事到了最后,是回到了《十万个冷笑话》最初”。

《十冷2》最终回到了本源——寒舞的漫画创作。

所以,《十冷2》并非续集,而是前传。对于没有看过《十万个冷笑话》漫画、动画番剧和第一部大电影的观众来说,前作的一些彩蛋可能会get不到,但直接去看《十冷2》不会有任何负担和障碍,这也是为了吸引更多的潜在受众。

卢恒宇认为,电影就是一个独立的、两个小时内要讲述清楚的完整故事,“观众进电影院的时候是没有义务去了解你这部电影的背景的,如果他在没有了解这些背景的情况下,就看不懂你的电影的话,我觉得作为电影编剧和导演就失败了,那干嘛不去拍网剧呢?”

对于现在的电影宣发,路演似乎是标配,我们看到不少主创团队马不停蹄地奔走全国,甚至动不动就“下沉”到三四线城市,《十冷2》的宣发没有走这条路,而是开放了更多的点映场。

卢恒宇告诉三文娱,首先是因为这部片子并没有什么明星,路演也未必能有多少人看;其次,这次的宣发他们也很头疼,“你说它搞笑吗?搞笑,但是搞笑的点到底在哪里?有这个点,有那个点,哪个点都在搞笑。而且说,感人吗?这个点,那个点,还是很多。我们在试图抓住这个电影最核心东西的时候,发现太多了,从哪个点出发好像另外的点都会可惜。所以我们就觉得算了,干脆提前一点让大家看。这部电影不怕人看,不怕人去评论,不怕人夸,也不怕人去黑”。

这几年随着票仓变大,整个动画行业都变得更加专业

从《十冷1》到《十冷2》的制作和上映这几年,整个电影市场经历了各种变化,有飞速上升,也有拐点下降,好莱坞继续攻城略地,国产保护月里也爆出了《战狼2》这样的票房怪物。栖身于整个电影市场大环境的动画电影,也随之经历着这些起起伏伏。

在卢恒宇看来,对动画电影而言,这几年的变化显而易见的有两点。一个是总票房还是继续在变大,从13、14年的200亿、300亿,到现在的400亿甚至逼近500亿,几乎有将近一倍的增长。那么过去一亿票房的片子,在现在的市场环境下,理论上就会有两亿,票仓的增大可能是一个最大的变化。

而按照美国电影市场的数据,“100亿的整体市场那就有10亿是动画片的,每年都是这样。中国现在每年如果有500亿票房的话,我们能有50亿的动画票房吗?显然还没有,更不用说大部分还是国外动画的票房,这种情况下就还有很大的空间值得我们去挖掘”。

还有一个变化,就是整个动画电影行业都变得更专业了。首先看到了更多好的作品之后,观众更加专业了,制片公司知道自己的作品一旦有瑕疵,就没有办法在市场上生存,所以倒逼制片公司尽量出好作品。

紧随而来的是,宣发、出品公司甚至包括院线,一系列环节都变得专业了。

宣发更加注重要如何触达一部片子的目标观众,对于这些观众要在什么时间给到什么样的物料也已经变得越来越专业;出品公司也注意到动画片是一个很重要的门类,不能只是做仙侠和偶像剧,动画片也需要做;院线也开始接受动画电影,不再把动画片当成一个可有可无的鸡肋,也不再把它当成一个小孩子才看的东西,好的动画片在晚上也会有黄金场,甚至票房和排场会多过一些根本不好看的真人电影。

《十冷2》素材图。

动画电影最大的档期无疑是暑期档了,针对不成文的暑期国产保护月,卢恒宇的态度很“两分”。“站到市场的角度,它给了我们机会去成长,如果不是有保护,这个是很难做到的,那早就已经全是好莱坞片了。但是站到纯粹个人导演的角度,我真的很想知道我和新世界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卢恒宇举了《海贼王》男主角路飞的例子,“最开始面对各种对手,路飞其实输得很惨,但是他至少通过每一次输给别人,明白了要朝哪个方向走,所以他不停地遍体鳞伤,不停地成长,疯狂地吸收。作为一个导演,这种成长在一个保护性的票房中是得不到的,需要更挑剔的观众或者更激烈的环境”。

针对当下行业内最火的热词“IP”,卢恒宇毫不掩饰他的反感,而且他认为受游戏衍生的影响,IP的“游戏化”相当严重。作品和作者都喜欢塑造宏大的世界观,少有人细致打磨角色,“IP卖给谁最值钱呢?卖给游戏公司最值钱,而游戏公司最感兴趣的就是设定,导致大家在想要把自己的IP卖出去的时候,都把大量的精力放到了设定上面,力气花在了有多少个召唤兽、多少角色、多少阵营,可以卖多少道具上面,而真正让观众与作品产生情感关联的其实是角色”。

不做吉卜力,要学皮克斯

目前为止,艾尔平方制作的片子还是以承制为主,但两位创始人卢恒宇和李姝洁总是进行“创作型承制”,动画作品与漫画原著相比,会经过相当大的改编。这是一个不无任性的团队,在动画电影被认为只是拍给孩子看的时候他们做了《十冷1》,在通过标志性的恶搞风格赢得了受众认可之后,他们又做出了《镇魂街》,证明了自己可以做热血向作品。卢恒宇告诉三文娱,“我们公司一直以来做的事情,就是去尝试过去没有人做到过的事情”。

艾尔平方公司内景。

而现在,他们又在向全家欢电影发起挑战——复活《雪孩子》这个80年代的经典之作。“我做《雪孩子》的目的,是因为现在大家都说全年龄向动画电影在中国不好做,要做就做青年向,全年龄向也就几千万票房。我现在依然不这样认为,所以我就要通过一部《雪孩子》再去尝试一下,看我能不能告诉大家,全年龄向或者所谓的全家欢电影,不是你们过去那样的做法了。”

那么,全家欢动画电影应该怎么做?卢恒宇认为,真正的合家欢应该是大人想看,小孩子也看得进去的作品。电影消费是成年人的事,如果去消费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在看电影的同时,又可以达到一个陪伴家人的效果,这才是一部真正好的合家欢电影。“而不是小孩子要看,必须得有家长陪着,三张票里面有两张票是被胁迫的,这某种程度上算一个绑架行为。”

这次在《雪孩子》的制作模式上,艾尔平方尝试了美国的做法,剧本和故事板同时推进,更多地用画面去表达。剧本写过两版,都推翻了,正在推进第三版故事板,同时,这是艾尔平方第一次做三维电影,初期的设定和测试也已经开始。如果顺利,这部电影会在一年半后的2019年春节档上映。

《雪孩子》是一个前半段温情后半段虐心的故事,故事以雪孩子最终融化而收尾,那么如何将一个“悲剧”性的结局与全家欢电影融到一起?这点卢恒宇并不担心,“我们也很会虐的,但我当然不希望最终大家哇哇哭着走出电影院,我希望大家在眼角的泪还没干的时候嘴角就浮起了笑容。电影结束,观众走出电影院之后,感受着天上的阳光,他们觉得心里有一点点温暖,这是我想要达到的目的。迪斯尼带给我们的就是这种幸福感,看完电影以后我们的情感得到了宣泄和升华,像情感按摩椅一样,这是一种很舒服的体验”。

谈到做这部片子的初心,卢恒宇说:“我们在寻找这个故事当年感动我们的东西,比如对我来说,它让一个小孩子学会了说再见,明白了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是会离你而去的,这是一个真理。但是在说‘再见’的时候,你可以选择在地上哭着大闹,也可以选择微笑着挥挥手,这种感觉是我们想要做它的一个原因。另外,这部片子寒冷和温暖之间的对比也非常吸引我们,虽然《雪孩子》是一个发生在冬天的故事,但是总让我觉得小兔和雪孩子抱在一起的时候是极度温暖的。这些都给了我们很多的刺激,让我们一遍又一遍地去推导故事到底怎么样才能讲好。”

除了这部动画电影,艾尔平方正在推进的还有两部动画番剧,一部是硬核科幻向,探讨人类过去和未来的严肃机甲动画,会结合神话和科幻两种元素。另外一部是现代职场题材的女性向后宫动画,“因为现在满屏幕小姐姐,我觉得观众是不是有可能已经审美疲劳了,咱们来一群小哥哥试一下”。

《十冷2》素材图。

目前国内的动画电影导演,通常有着强烈的创作表达欲望,对此,卢恒宇坦言,“好像大部分人都是作者型导演,我和李姝洁算是影迷型导演,我们对于通过屏幕和观众搭建桥梁这件事情乐此不疲”。

在构思一个故事的时候,卢恒宇不会先去考虑要表达什么,“因为要表达的东西都蛮简单的嘛,无非就是好人那里给一个爱与真理,坏人那边给他找一个讨厌这个世界的理由,然后两边干呗。所以我们就找一个三观正、对世界有好处的主题就好了,剩下的事情我们更关注怎样用每一个桥段、每一个画面、每一句台词去和观众达成一种交流”。

这一点在《十万个冷笑话》系列中体现得非常明显,可以说,这个系列作品的“正确”打开方式就是开弹幕,大家一起在找梗和吐槽的氛围中“互动式观影”。

这也与卢恒宇对观众的定义相辅相成,在他看来,观众越多越好,他不会特意去服务某个固定的受众群,甚至会在平衡和取舍之后放弃一部分观众。比如《镇魂街》就放弃了漫画原作粉丝这部分观众,“因为如果我完全服务于他们,就会把《镇魂街》这个项目变成一个只有很少部分人看的项目,如果讨好一部分观众会对这个作品造成伤害的话,那我就停止去讨好他们”。

他也特别关注观众的反馈,不少导演对网上的评论并不在意,但卢恒宇表示,“我是会狂刷屏的那种,我可想看真实的评论了,夸我的也好骂我的也好,我真的很想看观众为什么会骂我,他骂的有没有道理,或者夸我夸得在不在点上。所有这些我都爱看,因为这是我成长的养料,我需要观众真实的反应”。

所以在《十冷2》开放点映场这些天,他也不停地买票悄悄去电影院看观众反应,结果发现小学生笑得最欢脱,“因为他们最没有负担,但比如调侃单身狗的桥段成年人在笑过之后可能马上会沉下脸”。

艾尔平方公司内景。

如果在吉卜力和皮克斯之间做选择,卢恒宇会选择做皮克斯,“宫崎峻一退休,整个吉卜力工作室就差不多要解散了,反观像迪士尼还有皮克斯,虽然说一些高层人员的变动和离职会对他们的创作有影响,但是工作室一直在出作品,而且一直保证在一个水平线上。所以未来我会在我们团队内部去中心化,消除个人能力在一个作品里起决定性作用这一点”。

所以,除了因为他个人喜欢科幻片会亲自导演正在推进的机甲动画,李姝洁对《雪孩子》特别有感情会亲自导演这部电影之外,接下来艾尔平方会尝试创作组的运作模式,一个创作组从编剧到导演等主创人员都会齐备,卢恒宇和李姝洁两人更多退后做监制工作。

这次《十冷2》的编剧环节就已经在进行这种尝试,与《十冷1》相比,编剧团队有所扩大,团队内部开始有意识地培养年轻人。卢恒宇说,他想让艾尔平方“以后没有我和李姝洁了,作品依然能好看”。

 

◆END◆

……………………………………………………

三文娱

微信公号:hi3wyu

新文化,新娱乐,新内容

干货最多的动漫产业新媒体

qrcode_for_gh_a6f29518b82f_344

原创内容,未经同意,严禁转载。

三文娱已进驻今日头条、百度百家、一点资讯,网易,知乎,微博等,敬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