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gaqiuisfvc
每天5点起床改分镜的新房昭之,是怎么省钱做出那些“神作”的?|大师大作
今日看点 2017-08-26 三文娱

ACG 领域最具影响力的产业新媒体

访问三文娱网站3wyu.com查看产业必读文章

“神作”频出的新房昭之,风评截然两分,他到底是如何进行创作的,为什么会又让人追捧又特别招黑?

评价新房昭之,一般会有两种极端态度:对胃口的人认为他是“神作”频出的监督,作品风格堪称“前卫”;不能接受的人却直说“辣眼睛”,这也足以证明他个人风格的强烈与鲜明。日本动画杂志《animage》编辑小黑祐一郎说,“新房先生是干劲十足的影像派,创作出的视觉效果强烈而刺激”,并称新房昭之为“影像的作家”。

三文娱大师大作栏目,每期为大家推荐一个名家的成长之路或一个名作的创作历程。上期回顾:AKB48总制作人秋元康,打造国民级女团的秘诀是什么?

所谓“新房演出”

新房昭之在进入shaft动画制作公司以前,就已经形成了这种强烈而刺激的风格。在他的演出出道作品《幽遊白書》的第58话「终极奥义!吼叫吧黑龙波」的创作过程中(飞影在暗黑武斗会的决赛中使出炎杀黑龙波的绝招),新房使用了大量的极端对比和黑影,使画面看上去更具冲击力。

 

也因为这一集画面与之前的制作有着十分突出的不同,b站弹幕中出现了对其画风的吐槽。

 

《幽遊白書》第58话「终极奥义!吼叫吧黑龙波」

而在74话「粉碎领域」中,新房昭之用光影的强烈对比,营造医院的压抑感与不安定感,也正是由于在《幽遊白書》TV动画中强烈的个人风格表现,之后他被《重装甲少女组》的制作人看中,并提拔为新作品的监督,自此新房昭之作为监督出道。

 

 《幽遊白書》第74话「粉碎领域」

如果要深入了解新房昭之的风格,早期作品《The SoulTaker ~魂狩~》(2001)与《柯塞特的肖像》(2004)是无法绕过的两部冷门神番。而且在这两部作品中,新房用他的“新房演出”给我们提供了一部“如何营造非现实感和不安定感”的教科书。

首先就是不能接受派“辣眼睛”的直观感受——色彩的运用,pixiv百科事典中提出,新房昭之的风格多受铃木清顺等导演的影响,而作为日本电影史异色的铃木清顺本人因对大正浪漫极其推崇,非常喜欢艳丽绚烂色彩的布景运用。

截几张让大家感受一下:

《The SoulTaker ~魂狩~》(强烈鲜明的色彩)

黑格尔在《美学》中写道:“颜色感应该是艺术家所特有的一种品质,是他们所特有的掌握色调和就色调构图的一种能力,所以也是再现的想象力和创造力的一个基本因素。”例如梵高的画作,一般会使用强烈、鲜明、华丽的色彩,使画面充满超现实感和不安定感,具有强烈的情绪化的因素。

其次是在前文中提到过的黑影(即BL影,即黑色的影,非彼BL),以及新房本人对光影明暗强烈对比的运用。

《The SoulTaker ~魂狩~》(光影强烈对比)

场景中亮度对比过于强烈时,会显得不易调和,也会让人产生非真实和不安定的情绪,而在《向阳素描》等不太黑暗向的作品中,极端对比的手法相对而言运用较少。

然后是他大量使用远影和特殊机位,以及倾斜画面的构图,加上快速切换的画面。

《The SoulTaker ~魂狩~》(远景与机位)

据pixiv百科事典,新房昭之的演出也有些类似于实相寺昭雄(倾斜画面、光晕、人物与机位之间关系的配置等)。

总体而言,新房昭之监督的作品经常在画面上就给人不安和怪异的感受,这种猎奇的影像风格据本人来讲非常有江户川乱步的感觉。(“大概我的影像风格就是来自乱步的小说吧,毕竟我从小学开始就一直在读了。”——《animage》)

没钱的时候怎么玩?

而在上文提到的画面以外,新房昭之的作品还有一个鲜明的特色,即大量的文字插入、静止画以及剪影的运用。这在《再见绝望先生》《化物语》《魔法少女小圆》这几部作品中可以说是相当明显。

 《再见绝望先生》第二季第7话

对此《魔法少女小圆》的原作虚渊玄在与新房的对谈中就说过:感觉shaft是不管怎么样的动画都能做出来的公司呢!(虚渊玄和《再见绝望先生》原作久米田康治都是台词上非常话痨的人…)

如同铃木清顺喜爱在电影中表现摆拍般造型的形式美,新房昭之的静止画并不是单纯出于平衡资源的目的。尽管因插入文字与静止画这种手法,新房昭之被认为是大正、昭和初期浪漫文学的末裔,颇有特色又让投资方喜闻乐见,但其发端也并不是非常正面。

在《新房的动画论: 制约并不能成为理由》的一篇访谈中,他对使用这类方法的理由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其实最开始的动机谈不上“正面”。虽然现在的已经平缓许多,但在2000年的时候动画数量增长很快,当时制作的人手不足,所以会有时间和人手的方面的限制,为了保证作品的质量,所以开始考虑要怎么做才好。

如今的演出技法也可以说是一种“安全策略”吧……要在种种限制之中好好表现出来的话,目前的这种形式是最好的。

从这番话中,我们大致也能体会到当时动画业内的状况。但正如他所说,凡此种种的制约并不能成为不顾作品质量的理由,相比而言通过这种方式来达到资源与现状的平衡,也是新房昭之的大胆和创意之处。

他也在以往的访谈中说过:“如果就做出普通的东西、变得跟其他人走一样的道路的话,我会产生恐惧的心理,所以就会后退一步,试试走走别的方向,一直这样摸索下去。”

“新房组”是一个什么组织?

熟知新房监督作品的小伙伴应该能注意到,新房大部分作品的制作班底是比较固定的,因此有人提出“新房风格”并不是出自新房一人之手,而是“新房组”的整体风格。此前在新房与山本宽的对谈中,山本就说过——从大沼心先生开始,称作“新房组”的staff就像繁星一样聚集起来了。

据新房本人说法,采用总监督+系列监督的方式可以抑制自己的作风,让系列监督的个人风格得以展现。

也可以说正是因为以新房昭之为中心点,这些“新房组”staff才能展现出这种“新房风格”,他在新作《烟花》的采访中提到自己对staff在原作关联的部分“几乎没提出过什么,但我觉得这倒是意外的给予了大家自由”。

新房昭之的个人风格在前文提到过的两部原创作品《The SoulTaker ~魂狩~》以及《柯塞特的肖像》中已经介绍过,而他之后监督的各个作品,也因系列监督的不同,风格呈现出一些变化。

比如个人特色也很强烈的大沼心和尾石达也。大沼心的特色主要可以看《ef》系列,风格比较夸张,善用色块背景;而尾石达也更加容易辨认,一般会出现写实风格或快速切换的画面,《化物语》中有很多这样的元素。

 《化物语》op,三次元乱入

新房、大沼、尾石文字画面和neta玩得昏天黑地,三个人的狂气鬼才也十分接近,加上后来的龙轮直征、宫本幸裕等与新房相似的风格,使“新房风格”变得更为突出。

 

相比较而言新房加入以后shaft制作过非新房监督的作品《REC》(甜蜜声优)(2006),就画面而言并没有出现过新房风格的元素。

《甜蜜声优》第10话,非新房作品

他在制作方面是愿意给制作人员更多自由去发挥,在《それでも町は廻っている》制作过程中,新房昭之就说过最重视的是制作上的参与。“尽量在每个画面里都加进制作组里各位的创意和想法,希望在制作完成时让参与进来的大家都能开心。这就是《それ町》的基础。”

《超易懂!动画人的工作》中描述另一位监督高桥良辅时称,他的监督术就是把工作人员找来决定好方向以后,就一切交给下面去做。“不可思议的是,这种无为而治的作品却依然有高桥风味。因此高桥又被称为是制作人型的监督。”

某种意义上来说,新房昭之也是如此,信任自己挖来的人力资源并合理分配,以俯瞰的方式来看制作实务,交由其他人来实现自己的想法,也可以说新房在识人用人方面有极高的判断力。

“以上帝的速度工作”

新房昭之曾在《NewType》杂志其中一期与水岛努对谈时提到自己每天5点起床做分镜修正,非常热爱工作。不管是2004年一年监督3部作品,还是这几年的高产,都体现出新房昭之的工作量之大。

在大部分工作交由系列监督去完成的基础上,新房还是会亲自检查制作中的各项环节,而在大部分访谈中也可以知道,新房也频频出现在录音现场。

虽然作为总监督大部分事情是交由系列监督去完成,但他还是套上各种马甲参与制作工作。大部分新房厨对“南泽十八”这个马甲应该已经很熟悉,02年~04年套着“十八”马甲做过里番的新房,在各种访谈中对“露裤裤”的梗依然热情高昂。

而他最喜欢的“多人作业”方式,也不是一板一眼的枯燥对接,反而是在酒桌上像联谊会一样喝着酒,聊着漫画。在本月日本上映的新片《烟花》(2017.8.18上映)的采访中,新房昭之也对记者透露出一些有趣的制作过程。

《烟花》剧照。

“第一次把真人电影做成动画电影,想着一定要好好把动画角色的优点表现出来。”新房昭之说,他想听到“动画更好一些”的评价,“不抱着这样的心态来做是不行的。”因此从脚本的更改、人设、背景以及声优的各个环节,他都认真与staff商讨,以便更好的以动画的形势表现出来。

在岩井俊二的真人电影中,主人公都是小学生,新房说:“就设定而言,原版主人公都是小学生,我们改成了中学生,在动画里描绘小学生的话会比较孩子气,在表现方面会有一些难度。”所以《烟花》在脚本上花费了很多时间。

除了脚本以外,新房昭之“吐槽”负责人设的渡边明夫“下笔比较慢,所以人设也花了不少时间”。但也因此《烟花》的女主非常可爱,不过因为渡边的原因,风格还是相对比较宅向。

《烟花》剧照。

谈起最让他觉得有意思的部分,新房讲到“把写实电影的表现手法和动画演出技法结合起来,我感觉也挺有意思的。”正如他在以往的访谈中所说,他确实一直在摸索着动画的魅力到底能够展现到什么程度。

但另一方面它就像绝望先生一样,认为动画的立场变弱了,很有危机感。在他导演的新片《烟花》的采访中,他透露出对3D动画形式的不解——在海外还有像皮克斯那样的3D动画,也被称为动画。被称为是“新作动画”,一边思考着“那是什么”一边看,觉得这并不是画。

“摄影技术和CG技术日新月异,写实的部分更容易表现出来,动画还有存在的必要吗?深夜档动画确实增加了,但是我不信什么‘繁盛’的说法,倒不如说是‘回光返照’吧。”

川村元气十分“元气”地安慰他——《化物语》《再见绝望先生》的时候,新房监督做出了前无古人的视觉效果,应该是思考着“动画要怎样才能幸存下来呢”才发明出的形式吧。

新房却回应说:“是啊,该说是绝望了呢,还是到极限了呢……”

日媒悲报:《烟花》扑街?

尽管新房昭之想保有动画的魅力,但近日上映的《烟花》却在日本遭遇了严厉批评,尤其是被指出有问题的地方,几乎都是新房在制作过程中非常有意识去改进之处。

有人指出,主人公虽然从原来的小学生变成中学生,但言行举止却仍然非常浅薄孩子气,显得很不自然。另外让新房认为有意思的“写实电影的表现手法和动画演出技法结合”,也变成了电影的一处硬伤,评论称“背景虽然非常漂亮,但有一种人物浮在上面的感觉”。

日本观众评论《烟花》:迄今为止看过的最无聊的电影。主演的两个人纯粹棒读,还不如根据试听来选一般的人来演。台词不雅,走光走到发腻。不过背景很漂亮,只是有时候看起来人物像浮在上面。BGM很棒,迷津玄师神作。以上。

除此之外,新房昭之在这次的新片中讲故事的方法也没有被认可,“故事内容浅薄,伏笔散乱最后没有好好收”等对于故事内容的负面评论也非常多。又因为与去年上映的《你的名字》有非常相近之处,难免被拿来比较一番(实际上《烟花》从2014年就开始制作了)。

另一吐槽点就是主演声优广濑丝丝和菅田将晖的“棒读”,实际上在上映之前就有日本网友在Yahoo !JAPAN留言“嫌弃”电影没有选用专业声优。

觉得还行的观众也是有的: 结果感想变成批判了…但是综合来说批评得有点太过严厉了,实际上自己去看看比较好。现在我觉得《烟花》就是平凡和佳作之间的状态。特别是一个劲儿被“攻击”的菅田将晖和广濑丝丝,反而还挺新鲜的,感觉不坏。去看个两三次评价还会不一样吧,我应该是不会再刷了。另外,岩井俊二的原作无疑是名作啊。

截至8月22日19:00,《烟花》票房为4.6亿日元(折合人民币约2800万元),台湾将于2017年9月15日上映,香港定档2017年9月28日,中国大陆有望引进。

◆END◆

……………………………………………………

三文娱

微信公号:hi3wyu

新文化,新娱乐,新内容

干货最多的动漫产业新媒体

qrcode_for_gh_a6f29518b82f_344

原创内容,未经同意,严禁转载。

三文娱已进驻今日头条、百度百家、一点资讯,网易,知乎,微博等,敬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