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860319048699686
有妖气快看漫画怎么选作品?使徒子和《非人哉》怎样运营?国漫如何变现…这里是重磅嘉宾们的干货分享
国漫 2017-01-11 三文娱

在二次元未来峰会的国产漫画论坛环节,有妖气总裁董志凌、徒子文化创始人使徒子、动漫堂CEO王鹏、分子互动CEO徐博、快看漫画联合创始人叶名香、翻翻动漫创意合伙人幽·灵、国金投资投资总监明篱等重磅嘉宾,对漫画的创作、作者与经纪公司关系、作品如何运营等等议题进行了探讨。

1月6日,三文娱和啊哈娱乐、翻翻动漫一起,举办了一场千人峰会,探讨二次元的未来。

在这场二次元未来峰会,我们邀请了来自腾讯动漫、奥飞娱乐、B站、昆仑游戏、网易游戏、英雄互娱、分子互动、小旭音乐、鲜漫动漫、游族网络、晨之科、快看漫画、动漫堂、徒子文化、玄机科技、绘梦动画、次元影业、五元文化、华创证券、中金公司、乐游资本、EMC投资、国金投资等等的产业大咖进行对话与分享。

6

在国产漫画论坛环节,有妖气总裁董志凌、徒子文化创始人使徒子、动漫堂CEO王鹏、分子互动CEO徐博、快看漫画联合创始人叶名香、翻翻动漫创意合伙人幽·灵、国金投资投资总监明篱等重磅嘉宾,对漫画的创作、作者与经纪公司关系、作品如何运营等等议题进行了探讨。

精彩观点太多,大家可以直接看以下正文。全文近万字,有些长,不过很值得看完。

漫画平台挑选作品的逻辑

董志凌:从2009年有妖气成立到现在,每一年发生了很多的变化,这些变化是一个行业正在快速成长的体现。有妖气同样有很多变化,但不变的是我们对好内容的追求。

去年有人问我,有妖气的动画项目好像有点少啊?我说是有点少,但你觉得好看吗?他说还挺好看的,我说那就可以了啊,比起数量我们更加追求质量。另外虽然动画化内容少,但是新的真人剧马上就要播出了,今年还会有更多的新内容,未来我们为大家带来的不仅是漫画或者动画,而是所有的衍生。

在这个阶段,我们对于内容的多元性会更加包容。原来我们希望漫画是能够拍动画的,现在二次元以内的我们能做,二次元以外的我们也开始尝试在做。说这么多,其实我们喜欢的东西是始终如一的,就是好的内容,不管是黑白还是彩色,条漫还是分页漫,非常漂亮的成稿还是不那么成熟的草稿,我们全都是可以接受的。

叶名香:我个人认为现在整个内容消费市场是越来越大的,对内容的需求也呈现多元化。所以所谓的好内容,它的评判标准应该是多维度的,不能仅仅依靠看的人多还是人少来评判是否是好内容。

比起当前的数据量,另一个更重要的方式是用前瞻性的思维去看内容。有些作品也许现在不是主流,但是未来可能会成为具有影响力的作品。

比如漫威漫画改编的电影都是国际大片,但是漫威漫画当年在连载的时候,创作者也很难想象漫威漫画的故事今天会被全球的观众喜爱。所以在评判内容的时候应该用前瞻性的思维去看待作品。

漫画作品如何运营?

使徒子:说到底我们追求的还是一个好故事,因为最为读者所认同的,还是漫画的人物和故事情节吸引人,而这些很大程度上都是由用户所决定的。

比如微博就是一个互动性非常强的平台,每次发完新的内容后,很快就会有成百上千条评论。我会经常去看这些评论,看读者们有什么喜欢的点,然后我去不断放大这些点。

7

比如在创作《阎王不高兴》的时候,因为大家都很喜欢大圣,所以我就给大圣加了戏份,也就是在不断的创作中迎合读者的需求。

但是另一方面,还有很多好的作品是完全由作者创作出来的,一些特别优秀的作者不用去考虑读者的兴趣,只要自己埋头创作大家就很喜欢。

我觉得这是需要平衡的,看作者本身的特质,比如我本来是一个建筑师,每天都在听甲方的反馈去改我的方案,所以在创作的时候我也会不断去反思,大家喜欢哪些点不喜欢哪些点,另外这些年也积累了很多经验,读者喜欢哪些东西,我会有一定的感觉,再把这些体现到作品中去。

徐博:分子互动成立成立于2012年,应该是国内最早一批专门做社交媒体营销传播业务的公司之一,而IP这块业务,我们是从2015年中旬开始做的,上线了《非人哉》这部作品,我们这两块核心业务是并行的。

8

要说怎么去做粉丝,怎么去做运营的话,我们总结了一些点,我认为要搞清楚本质,本质就是运营和传播不是起最终的决定性作用的,好的内容才是起决定性作用的,它可以让运营事半功倍。但是不去做合适的运营和传播,就会埋没掉一些好的内容,这样的先例也很多,所以这两块工作要去配合。

还有一点就是运营和创作不要割裂开,在我们公司因为是一个团队,无论时间还是空间都是统一的,所以配合起来比较好。同时我们也会为其他的泛娱乐内容做服务,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甲乙方的信任程度和配合起来的整合感越好,所取得的效果也越好,但是如果完全把它变成流水化,是两个公司或者部门之间的配合,就会出现问题,所以需要整个运营团队和创作团队之间的相互信任。

服务了这么多泛娱乐或者传统的客户,所以其实在社交媒体上也算积累了一些经验。大到一个创意要如何实现,一个策略要如何实施,小到一个ID的名字怎么去设置,相关联的ID的矩阵怎么去做互动,包括内容以什么样的周期和频率去更新,线下活动要用什么手段去反馈到线上,这些看起来都是小事,但积累起来会在社交媒体上发挥很大作用。

延伸阅读:如何孵化百万粉丝的漫画IP?社交媒体如何助力推广?|三文娱【私享会】第2期干货分享

明篱:我代替各位问一下,你们的运营团队有多少人,主要是从哪里挖的?

徐博:现在我们的IP业务这一块,以《非人哉》为主,整个创作团队加上运营团队有20多人,跟比较传统的漫画模式相比我们是一个非常大的团队了。这些人员大部分是原来做营销传播业务的,还有行业里各个平台或者其他的公司,直接投简历过来,也不是去挖的。

经纪公司与明星作者如何合作?

王鹏:首先我认为漫画经纪公司这种形式没有问题。经纪关系只是公司与漫画作者合作的一种模式,合作的模式是多种多样的,比如我们现在还没有的漫威模式,就是体量特别大的工厂去批量制作漫画,随着整个行业的发展,必然会出现这种像航母一样的制作基地;比如一位知名漫画家,找一个经纪人合作成立一家公司,则是一个以个人特质为主的,单一品牌的公司,而这个公司继续发展,签约了更多的作者,就需要有一个更完善的制度。所以经纪公司的要点在于,如何合理地安排一个制作机制,把创作变成一种制度,将作品放到市场上去检验并且获得收入,这才是一种成熟的经纪公司商业模式。

延伸阅读:漫画经纪公司还有必要存在么?将会如何发展?

幽·灵:目前来说我更多还是专注于做内容,公司这块是对我个人的发展有所调整而已。我认为经纪公司应该以人为本,任何事情的出发点是人,所以如果遇到合约上有些矛盾的话,任何情况都是可以商量的,因为,经纪公司是为作者服务的。

另外我任何一方都应该有契约精神,已经对已经签了的合同有不满意的地方,都可以拿出来商谈。也就是说我认为任何事情都应该以商量为主,这也是我和我们公司愉快合作到现在的原因。

9

幽·灵与徐博在未来峰会现场

国漫离全民文化还差哪些?

明篱:我认为现在大家会那么关注国漫有两个方面的原因,第一个方面从外部来说,别人给了我们机会,从我们观察者的角度看来,日本的出版行业太发达了,导致移动互联网时代其实有一个文化断层,很多人对日漫的认知还停留在上个时代经典的日漫,因此我们还有很大的时间空间去发展;第二个方面就是资本的介入,包括优质的平台做起来了,能够让漫画家更方便地上传自己的原创作品,被更多的粉丝看到。接下来我想问在座的各位,未来我们的漫画是否会成为全民文化,以及离这一步除了时间以外,主要还差哪些东西?

董志凌:对于这个事情我个人不那么乐观,我相信动漫文化会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至于什么时候能成为主流文化这一点,就时间来说我觉得只要在我有生之年能看到我就觉得很心安了。

我应该还可以活几十年,在这些时间里我觉得应该可以看到。我们这一代人在做的这些事情,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我们可以让整个行业往前大大走上一步,但到底能走多远,我一直在做对比。

有一阵子我特别乐观,我认为通过互联网弯道超车,我们很快就能上去了。有一阵子呢,我又稍微有点悲观,我们的沉淀和累积太过于薄,去看看那些美日的一些前辈们啊,他们在这方面的底蕴比较厚,所以说未来这一战很难说一定是谁能赢。

关键的地方还是在于我们能否学习到别人的长处,比如说他们很多做文化的公司比较稳重,比较注重内在得很多的东西,不那么急功近利,注重长线培养投资;他们的弱点就是比较顽固,思想有些腐朽。所以我们要取别人之长,补自己之短,未来应该有不少机会。

10

董志凌与王鹏在峰会现场

王鹏:我认为目前国漫去和全世界有名的市场对标的意义并不大,因为互联网就是把全世界都拉平了,以前在传统出版行业积累的这些辉煌业绩放在互联网时代,其实是一个新的开端,美日和我们都是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的。

从近几年国漫被资本关注到现在,虽然平台很多很繁荣,但实际上没有什么经得起商业考核的作品。我记得日本有一个漫画家,一辈子的作品统计加起来是26万页,但是在国内可能1000页2000页3000页就了不得了,在国内就算是大部头。从内容量来说差得太远,现在对标的话,我们连一个零头都没有。

再说小的,新海诚大家都知道,新海诚上一部作品叫《言叶之庭》,他是先选了一个短片的原案,这个原案就是一部漫画,我是先看动画,然后专门把漫画找了出来,那个原著漫画真的很烂,很短几十页,但是被新海诚做出了这么一部被大家认可的作品,只是一个40多分钟的短片,是内容小而美的体现。

无论是大部头还是小而美的作品,我们都很缺乏,所以既然资本介入了带动这个产业,那就把钱用到位尽量去多铺内容吧。

在座各位都是业界大咖,无论是更高一层面的那些离钱更近的产业,还是我们这些离钱远一些的做内容的人,我们都认为现在的内容量跟日本前60年的辉煌相比可能连十分之一都不到,那么资本是否可以让这个时代稍微加速一点?在互联网的时代,是否可以催生出来更多的内容,然后再去筛选,把不好的淘汰掉,我认为这是一个发展方向。

使徒子:说到底还是内容的质量问题,包括王鹏老师也说了,我们的积累还不够。但另一方面我们确实有很多可以学习的东西,在互联网时代,看动漫作品的门槛比过去要低得多。现在基本上所有平台都有正版,除了漫画之外,还有美剧等等,所以现在的内容量非常大,我们有很多可以学习的地方。

至于漫画什么时候能成为一个全民文化,我认为没有必要把漫画跟其他内容割裂去看,现在所谓泛娱乐产业,漫画、影视、游戏都是一体的,都是在整个产业链上联动的开发,这样就可以辐射到更多的人群,这些人群又可以相互交叠。

举个例子,《盗墓笔记》的电影有10亿的票房,但是它最早的形态是南派三叔的小说,然后衍生出大量的同人漫画,这就是横跨所谓二次元和三次元产业链的一个作品。我希望未来的漫画可以成为一种面向全民的内容,而不是在一个小众的范围里去看它,或者是获取一种非主流文化满足感。

我在成立徒子文化以后,跟业界很多公司都有合作,包括影视公司和游戏公司,我们希望能把一个IP的价值真正的发挥到最大。

延伸阅读:使徒子融资1400万元公司估值7000万:红人漫画家的道路

如果拿日本作比较我们会发现,日本的传统漫画行业实在太发达了,甚至某种程度上禁锢了现在的发展,最大的感觉就是这两年日本好的漫画越来越少了,所以只好去重启老的作品,比如去年的《浪客剑心》,《寄生兽》好像也是一部十几年前的作品,现在要重新动画化。

相对而言,韩国更有参考价值,因为韩国移动端的漫画发展是非常快的,LINE旗下的webtoon,日活能到1000多万,这个很可怕,因为韩国总共才5000万人,大概四分之一的人每天看漫画,韩国就是从单一平台去辐射到整个平台。

延伸阅读:年收入4200亿韩元的webtoon,正在用这些模式抢占市场

我个人创作的一些漫画作品,比如《一条狗》,本身有很强的泛次元属性,这是一种表达形式。现在我在新浪的垂直领域细分下面一半是动漫,一半是段子手,我认为这个界限是越来越模糊的,资本的介入会让这个界限更快模糊化,让我们这些漫画作者去面对更多的受众,让更多的人领略到漫画的魅力和价值。因此总体而言我认为希望还是有的,前途还是光明的。

幽·灵:我觉得前面嘉宾们说得都很好,总结也都很具体,因为我本身也不是太会说,所以就简单说一下,我觉得就是虚心学习,耐心发展,少点忽悠多做实事,谢谢。

徐博:说到漫画这种形态能不能更主流,我还是挺乐观的,因为我们天天泡在社交媒体上,可以看到现在社交媒体上最活跃的内容和群体就是娱乐明星的相关的,或者二次元的内容,我们也能看到越来越多的网络文化,原发的素材和创意点是来自二次元,所以我还挺乐观的,起码我觉得现在社交媒体上二次元就还蛮主流的。

如果说去跟国外相比,我也会比较乐观。

如果是像鹏哥他们这样去做传统漫画,然后拍出《一人之下》在日本去播,取得很好的反响,这是一种正面战场的抗衡。而对于像使徒子、幽·灵以及我们来说,我们做的漫画是在社交媒体上去传播的,我们没有他们积累那么多年传统漫画的市场,赶上了一个比较新的传播环境和呈现的载体,那其实也是一种后发的优势和机遇。

所以呢,我们就把这个利用起来,一起去推进。当然不是说没有问题,整个产业时间比较短,还处于比较初期,产业成熟是需要时间的,需要做到分工更明确,每个人扮演的角色更专业,并且能在这个市场上获得合理的报酬。这是需要时间的,但是从我们接触比较多的客户的角度来看,其实还是挺乐观的,我们跟腾讯动漫有合作,跟完美世界的游戏有合作,看到他们去思考怎么联动,动画怎么推,漫画怎么运营,这些都在快速地发展。

所以我觉得啊,我们跟日本跟美国本质上没什么不一样,大家都在追求好的内容,想办法让更多人看到好的内容,挖掘好内容的商业价值。既然大家做的事情都一样,可能就是时间的问题,那就多给我们点时间吧。

叶名香:我个人认为这个命题应该放到一个更大的行业里去看。首先是内容娱乐行业,从这点看我是非常乐观的,我觉得在中国,内容娱乐行业的也才在这几年刚刚升起,这个行业具有巨大的潜力。从别的领域看,比如网络大电影,网络剧,一年比一年发展得快,整个内容消费体量是越来越大的。漫画作为娱乐内容的一种,伴随着这个产业的兴起,它的潜力也是巨大的,我非常看好这个市场。

回到漫画本身,其实在两年前,我们刚踏入漫画领域的时候,也不敢想象,漫画这个领域的用户会那么多,快看现在日活已经是700多万了,总用户现在也有7000多万。我认为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给了漫画更多机会。

延伸阅读:快看漫画宣布融资2.5亿元:国产漫画的几种路径

移动互联网的到来,信息爆炸,时间变得越来越碎片化,大家更需要在碎片化的时间中丰富自己的精神世界,漫画就变成了这种诉求下很好的内容载体。比起小说,漫画以图片的方式更满足读者在碎片化时间中获取大量信息的述求,比起视频,漫画在制作上的时间成本还是经济成本上都比视频更低,所以比视频产量更大,会有更多优质的内容以漫画形态产生,满足用户对优质内容的渴望。

从全球来看,日本韩国的漫画已经是全民级阅读产品,漫画从孵化到开发,整条产业链也都很完整,不仅全民看漫画,大量的电视剧和电影是由漫画直接改编。而在美国,漫威、迪斯尼、皮克斯每年出的动画大电影都是全球性的。回到中国本身,我们还是要找到属于自己的一条路,漫画的本质就是好的故事,我们只要把故事做好内容做好就会有市场。

这个行业才刚起来,资本也才刚进来,相信资本进来后会先让这个产业内的人过得更好,更重要的是也会带动更多优秀的人才进入这个产业,这个产业也会越来越蓬勃。

观众提问:耽美作品如何运营?

观众:有妖气到现在已经签约了十几部耽美作品了,所以我想问在耽美这方面要如何运营作品呢?

董志凌:耽美作品在行业里是相对比较敏感的一类作品,但是这类作品又会受到很多读者喜欢,针对这种情况,我们会鼓励作品中受到大家喜欢,且符合政策的这一部分放大,然后把大家可能喜欢,但不符合政策的这部分缩小,来解决一些问题。同时我们在生活中也能看到,有一些项目在开发过程中,把耽美作品做得特别富有故事性和戏剧性,同时也广受大家欢迎,没有下架,我也很愉快地看完了。我同事说,你也喜欢看耽美?我说我没看出来,他说这你都没看出来?就是我看过一些作品,经过一定改编之后我觉得非常精彩,但是大家告诉我其实这原来是一部耽美作品。

我们希望有妖气是很纯粹的经营,不要去主张引导作者创造内容,或者告诉他说,接下来会火什么,你去做什么。我们比较喜欢做的是什么呢?就是它本身是一个好内容,嗯,有很多很有趣的亮点。我们想办法去帮助他把长处发挥得更好,把短处尽可能规避。

所以我们觉得耽美作品应该有自己的生存空间,但这个空间会在未来发展中做取舍,那我们在整个作品开始企划的时候就想好取舍问题,在未来的过程中自然就可以开发。

叶名香:我本身也看耽美,其实快看对作者的态度也跟不懂老师的想法非常像,我们还是支持创作者多元化地创作,也支持多元化的价值观。

而在商业化开发上,其实现在耽美题材的网文也逐渐在被开发,漫画比小说在商业开发上更有延展性,所以相信会有更多办法的。

观众提问:平台方和内容方如何变现?

观众:刚刚王总说了一个问题,就是我们做内容的离钱比较远。(其实现在ACG产业离钱比较近的可能就只有做游戏了。)

针对这一点,我有两个问题,第一是我作为有妖气、腾讯、快看、布卡这样的平台方,究竟要如何变现?

第二个问题是作为内容方,我们去培育一个IP,从漫画到动画的这段时间只能投钱。最后做到游戏或者大电影,这才来钱,整个资金回转的周期特别长,需要资本的持续投入,也存在较大的风险。作为平台方或者一个内容方,我们如何去解决变现问题呢?

王鹏:我的答案特别简短:付费。

如果你是一个以漫画内容运营为主的平台,你的内容不能让你产生收益,那你要这些内容干吗?如果内容本身不足以吸引用户,让他情愿去掏钱,那这个事儿就是错的。

以前做传统纸媒,刊载了一个作品,人气不好,单行本印了很多销不出去,那就会赔钱。这是一桩生意。这个故事如果发生在日本像集英社这样的机构里,作品可能就会被腰斩,在美国或者其他地方恐怕也是一样。

既然转到了线上,离你最近的变现方式就是付费。只不过现在,我们还看不到有特别强大的付费作品呈现给大家。

比如说你是一个平台,有漫画家在你这里连载,每年可以积累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财富,而这些全是靠付费作品点击挣来的。到了那个时候,你作为平台的出路在哪里?你不用去转化电影,你不用去转化游戏,爱授权不授权,因为钱已经够挣了。

这个我觉得还是个技巧问题。拿与我们非常相近的一个小说平台来比较的话,我想成功的已经不是少数了。有一些小说平台发稿费都能过亿,作者差不多能分到过百万,收入还是很多的。

董志凌:我也讲两句。刚才王鹏说的,我觉得是肯定是一种方法,这种方法在当下来说,我觉得是可能很有效的。我个人在做有妖气的过程中,对变现的研究也不少于七年的时间。每天眼睛睁开,就思考漫画如何变现的问题。

现在来说,我觉得变现会有几种可能性。刚才提到有妖气要做多元化,不是因为我们闲得没事啊,精力充沛,想做多元化,而是因为没有办法。收费呢是当下肯定可以考虑的策略,但是对于作品的要求极其高。在有妖气上,就有这样的作品——人气差不多,影响力差不多,但收入可以差很多,可以差到几十上百倍。

不同作品在不同平台收费会差很多,能差多少呢?我们自己的案例,同一部作品在两个平台收入可以差到4000倍。所以收费是一件很有技巧,也很有挑战的事情。但它一定是可以实现的。这是第一点。

为我们来说不单纯地走付费这条路呢?

原因也特别简单。

我们举一个实际上有妖气的例子,在有妖气,有个作品比有妖气还有有名气,就是《十万个冷笑话》。这个作品出过书,卖的如何?我自己觉得在漫画行业里,肯定是不怎么样的。收费来说也是一样。

今天《十冷》给公司创造了很多利润和价值,靠的不仅仅是收费。我们以前有过一段很惨烈的经历。当时有妖气整个平台的流量大概在二十多万一天,突然间有一天暴增到120万,发生什么事呢?《十万个冷笑话》开播啊,所以一天大概会有100万人,只为了看冷笑话而从动画迁移到漫画这边来。这些人现在在哪呢?只有一小部分留下来。为什么呢?

因为漫画作品要留住人,有它自己的一些要求;动画作品要留住人,也有它的一些要求;而电影要有票房,有另外的要求——他们所有的要求是不一样的,不要以为一个作品在这里成功了,到了那里就一定成功。作品本身在不同媒介间要进行转化,这个转化做得越好,他的成功可能性越高。

所以从我们角度来说,对于像《十冷》这样一个项目,我们觉得比较欣慰的就是我们在转化的过程中做得还不错。最后的结果就是,不管是在电影还是在动画、游戏上,都取得了不错结果,在商业上产生了回报。如果我们当初没有做这个事,只是对《十冷》连载收费的话,这件事情其实危险性就会非常大。这是第二点。

第三点就是说,对于那些现在看起来没有价值的东西,比如说我们现在手上所有的作品几乎没有对外做授权。这是个趋势,很多人都看好,但是在看好的过程中,我们发现有一些作品,在其他项目上的拓展成绩平平,没有太大商业回报,但它作为VR就特别合适。合适到可以让一些国际巨头来谈全球的改编和发行,这让我们觉得很惊讶:原来还可以这样。

我讲这个的意思是,就一些商机,他可能存在于未来,存在于非现在肉眼所见的地方。它当下是不是能变现,可能是一个问号,但是它有未来的可能。

所以我觉得变现的着眼点可以有几种,第一种就是刚才王鹏说到的付费模式,有妖气有数据和案例证明它一定是可行的,但是两级分化会及其严重。第二个可行性就像《十冷》一样,可能漫画直接付费并不可行,但是它可以通过做其他事情大放异彩。这也是种可行性,我们称之为绕远。第三个就是一些当下并不能变现,但是在未来有变现可能性的事物。

这三块如果我们能够进行排列组合,光靠任何一种可能会有点难,但是如果说你通过组合的方式,有一部分解决近期的,有一部分解决中期的,有一部分解决远期的话,我觉得或许可以慢慢从这个困局里面走出来。

有妖气,去年大概营收将近一个亿,其实也是靠多种维度支撑起来的,任何一种维度都不能够让我们这样一个“老迈”的企业继续往前走,因为体量越大消耗的资金越大,只要这几种方案能很好地结合,就可能产生更大体量的收入。我们就算是以身试法吧。谢谢。

叶名香:我们也在做商业化的探索,快看是一家比较年轻的公司,经验上暂时没有有妖气丰富,但我对这一块也有自己的理解和认知。

首先我认为内容平台未来的商业模式一定还是回归到内容本身,内容是核,是本质。对于平台方,其实变现的方式很多,比方说流量变现、IP变现,但无论是哪种变现方式,其核心还是要回归到内容本身。从流量变现的角度看,你需要好的内容,才能有用户,那也才能构成流量,才能用流量变现的可能;从IP变现的角度看,也只有好的内容才能具有被开发的价值。

另一个,对于不同的内容,其变现模式或许会有不同,需要更灵活地去处理。比方说有些内容它是轻度内容,也不用太担心不好被开发,例如爱情、喜剧类题材等,它可能不适合做成3D大电影,做大特效,做大场景,但是它可能更适合拍摄成电视剧,网络剧,类似韩剧一样,韩剧也有韩剧的观众,不需要一味地追求3D大电影,轻内容用韩剧思维来开发是不是更适合呢?

还有一些内容,在当下并不流行,看的人很少,就像《三体》,小说读者的数量确实不能算很多,但它是一个很好的故事,具有超前的世界观,如今它也要拍成3D大电影了。所以我觉得是要看到不同内容本身它的商业价值,并用最适合它的方式去开发,我们应该根据内容的优势灵活匹配商业开发模式。

◆END◆

……………………………………………………

三文娱

微信公号:hi3wyu

新文化,新娱乐,新内容

干货最多的动漫产业新媒体

qrcode_for_gh_a6f29518b82f_344

原创内容,未经同意,严禁转载。

三文娱已进驻今日头条、百度百家、一点资讯,网易,知乎,微博等,敬请关注。